聯合/從日本的涇渭主義談護漁之必要
分享分享留言列印
A-A+
2016-05-06 02:57 聯合報 聯合報社論


沖之鳥礁扣船事件後,總統府接連發表強硬聲明,海巡署並派出艦艇前往該海域護漁,軍方亦派拉法葉艦從旁策護。此舉,被日方解讀為馬政府意欲擴大漁權糾紛,以限制蔡英文上台後的台日關係;內定駐日代表謝長廷更高調反對以軍艦護漁,認為出動軍艦有「不惜戰爭」之意。

兩國漁業糾紛,攸關主權和漁權,自應寸土必爭。尤其在沖之鳥礁海域,日本多年來獨獨針對台灣,十一年來三度扣押台灣漁船,卻不曾逮捕其他國家漁船,分明是柿子挑軟的吃。中國大陸或韓國漁船進入該礁二百浬海域,日本充其量只是交涉、抗議,不曾逮捕。在這種情況下,我國如不能朝野一致對外,還在你拉我扯互唱反調,謝長廷更以即將使日的身分說出「對日宣戰」論,是嚴重失格。

駐外使節的任務,在維護兩國間的友好關係及順暢溝通,而不是當駐在國的傳聲筒。當兩國利益發生衝突的時候,駐外人員要設法排解,但應以本國的利益為前提。謝長廷此番言行,一則完全站在日方立場思考,將台灣的利益和尊嚴拋在腦後;二則儼然仍是反對黨角色,猛批自己政府。這樣的駐日代表,能否站穩維護台灣利益的立場,令人懷疑。也難怪,他的言論被批評是「皇民思維」。

日本媒體質疑,時值政黨輪替,馬總統是否從「友日」變「反日」。其實,從二○○八年「聯合號海釣船事件」以來,馬英九的立場便是堅持捍衛主權,護衛漁權,並未變過。馬政府曾派遣海巡船艦到釣魚台海域,和日本海上保安廳公務船互相噴水,旨在維護漁民權益。這些立場,蔡英文政府若不想追隨,大可逕自改變;因此,沒有所謂馬政府護漁拘限新政府對日關係的問題。

反觀日本,在「聯合號事件」後,因擔心兩岸在釣魚台問題上聯手,才史無前例地對台「讓利」拉攏,並開放台灣漁民到爭議海域捕魚。而這次的沖之鳥扣船事件,日本顯是看準我國政權交接之空窗期,刻意強行扣船,進而譴責我護漁行動是嚴重的外交事件。其前後態度之別,翻臉如翻書。

有人形容日本是一個「低體溫」國家,它注重實力而不講情義,崇尚實務而不濫情;這也讓日本崇拜強者,而鄙視弱者,甚至落井下石。日本人在性格上也具有雙重性:能在戰場上殺人不眨眼,但看到櫻花凋謝卻潸然淚下;能在酒酣耳熱時和你稱兄道弟,酒醒後卻對你一點不留情面。這種民族性展現在外交上,便是「實力主義」與「涇渭主義」。

所謂「實力主義」,日本一向只和他國執政黨打交道,對在野黨冷落。扁政府時期民進黨雖與日本水乳交融,但國民黨一上台,日本立刻琵琶別抱。今年一月總統大選揭曉的翌日,日本交流協會會長大橋光夫立刻面見蔡英文,成為首位祝賀的使節,其轉舵之快由此可見。如今日本對馬政府落井下石,正是其「實力主義」的表現。

所謂「涇渭主義」,指日本擅長時空移轉,不想記住的事立刻遺忘。三一一大地震時,台灣人對日本慷慨解囊,馬英九伉儷親上電視台為災民募款,都讓日本感動不已,稱台日是「地震共同體」。但這次對於台灣漁民,日本政府卻毫不留情地扣押,勒逼付款放人。這種前恭後倨的態度,就是它「涇渭主義」的展現,什麼情義都轉臉即拋。

民進黨勝選後,一再向日本保證民進黨將會成為最親日的政府;這種建立在單向基礎上的「情愫」,在日本涇渭主義的折射下,恐怕顯得過度一廂情願。尤其,在民進黨欠缺堅實兩岸關係為後盾的情況下,是否會讓一向講究實力主義的日本予取予求,令人不能無虞。

馬政府強力護漁,其實可為民進黨在對日談判上取得更好的籌碼。問題是,民進黨能否堅持台灣的利益,從謝長廷的表現看,令人擔憂。

日本﹒護漁﹒謝長廷﹒蔡英文﹒沖之鳥

【離職大哉問】別讓寶寶不開心!
分享分享留言列印
A-A+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And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