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凱/薪資高低 是禍?是福?
分享分享留言列印
A-A+
2016-05-07 01:37 聯合報 馬凱


台灣薪資凍漲十六年,成為民怨淵藪;為了爭取較高薪資,外流的人力日多,也頗引人憂心。因此提高薪資,乃成為勞工團體響亮的訴求,在全國性選舉中,也是吸票的利器。

此次總統大選中,國民黨的朱立倫宣稱在四年內將基本資自二萬零八元提高到三萬元;蔡英文雖未提出任何承諾,但在政見中也高喊要增加薪資。在即將上任的新內閣中,經濟部長也強調,提升勞工薪資與救經濟同等重要。

相對於此,中國大陸的情況就著實令人豔羨了。大陸同城資訊網站最近統計,藍領勞工的平均收入已較台灣的基本工資高出一成,且復年年上調將近一成,不數年台灣即遠遠瞠乎其後。然而大陸的每人所得只及台灣的三分之一,若以真實購買力平價(PPP) 計算,相去更遠,則大陸勞工豈不個個心花怒放?

當然,這樣的比較並不妥當;一來,台灣平均薪資是基本工資的兩倍半;二來,台灣物價水準在各國中相對偏低,又引進六十萬以基本工資計酬的外籍移工,扭曲了雙方的比較基準,否則台灣藍領薪資更高於此。但台灣凍漲而大陸年年躍升,雙方薪資差距不斷縮小,則是不爭的事實。

但這究竟是福、是禍?細加推究,近年來大陸工資快速上升,正與其出口走向衰退,亦步亦趨,這也是其世界工廠走上末路、經濟動能不斷萎弱的根本原因。之所以發生,關鍵有三:其一是中共在二○○七年決定改變經濟發展策略,不再倚仗加工出口帶動經濟發展,轉而寄望以世界市場代替世界工廠,並以內需做為經濟主要動力來源。快步提高工資即為達成此目的的有力武器。其二是,一胎化實施三十三年,使大陸未富先老,勞動力的補充大受衝擊,勞動年齡人口自二○一二年開始持續下降,造成供不應求,拉動薪資上升。其三,大陸的高等教育近年來也快速擴張,去年大學畢業生七百四十五萬人,創歷史新高,供過於求,造成失業,也使白領平均薪資比藍領少了四成。因而藍領薪資猛升,反而映射著大陸經濟的陰影,絲毫不足為喜。

其實不僅大陸如此,新近飽受青睞的東協各國,世界工廠的八字尚未見一撇,也勇敢地效法大陸,年年大調工資,不出幾年,亦可與台灣的基本工資拉平;則原先寄望東協替代中國世界工廠的各國投資者,恐怕不久也要廢然而去。

台灣薪資凍漲十六年,加上超低物價掩藏了真實購買力,被大陸追平基本工資反而代表一個失而復得的新機會。三十年前,因為兩岸勞動成本天壤之差,台灣的小型世界工廠乃千辛萬苦繞經東南亞輾轉移往大陸;為其提供中間財,原材料的中上游產業乃一柱擎天,支撐台灣經濟廿餘年。

如今薪資逐漸拉平,若如實計算社福、法遵等成本,台灣在許多方面可能更勝一籌;三十年風水輪流轉,正是我們翻轉思考,將那些外移企業的精英迎回台灣共創新機的時刻。

原本下一個世界工廠的最佳落腳處眾皆看好東協,當東協也快步走上大陸的後塵,各國投資人望而卻步,定下心來一起在台灣打拚,或許是最佳選擇。

(作者為經濟評論者)

薪資凍漲﹒基本工資﹒東協﹒物價﹒加薪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And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