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合/哪有能耐不接受九二共識
分享分享留言列印
A-A+
2016-04-26 00:59 聯合報 聯合報社論


候任農委會主委曹啟鴻說:「我們哪有能耐不開放美豬?」民進黨也可自問:「我們哪有能耐不接受九二共識?」

民進黨換了位置就換了腦袋。昔日反美牛、美豬,五天四夜在立法院打地鋪,「總統下台」、「混蛋部長」、「零檢出」什麼狠話都說過,但今天未戰先降,說:「哪有能耐不開放?」

民進黨由在野到執政,因此戰略目標也變了。昔日在野,反美牛美豬,是以打擊國民黨及馬英九為最高戰略目標,高喊「挺國民健康/護豬農利益/反傾美賣台」;如今執政,卻改以「加入TPP」、「友善台美關係」為最高戰略目標,故稱「哪有能耐不開放?」

民進黨這種「髮夾彎」的反覆,固然卑鄙醜惡,但畢竟知道,由在野到執政,不能不換腦袋。民進黨若認為,執政後,「加入TPP」是高於「反美豬」的國家利益,那麼自然就要說:「哪有能耐不開放?」

以「全球化」為國家最高戰略目標,此種覺悟是對的。馬政府的美牛、美豬政策,當然也有「加入TPP」的考量,亦是著眼於全球化;但在野的民進黨卻不容馬政府作此考量,完全以「國民健康/豬農利益」為主張,眼中根本沒有全球化及TPP。

現在,民進黨要執政了,所以,當年反美牛、美豬,對著馬英九喊「總統下台」的民進黨,今日在蔡英文「總統上台」之際,竟喊出「哪有能耐不開放?」

全球化將改變台灣的經濟運作並獲致較大的政治安全,所以,以全球化為國家最高戰略目標,是執政的民進黨應追求的目標,因此改稱「哪有能耐不開放?」而同樣基於全球化戰略思維,民進黨是否也應思考:「哪有能耐不接受九二共識?」

全球化是最高戰略目標,因此要加入TPP,要友善台美關係;同樣的,全球化是最高戰略目標,因此也要加入RCEP,也要優化ECFA,也要維持兩岸關係和平發展。為加入TPP,民進黨若認為犧牲豬農利益,或許可說「這個代價,台灣有能耐付出」;但民進黨亦必須嚴肅自問,若不接受九二共識,台灣將付出什麼代價?那種代價,台灣有無能耐付出?

從全球化戰略目標看,民進黨在美豬政策及九二共識的矛盾,顯見其仍然陷於一種「傾美的全球化」及「沒有中國的全球化」的重大迷思之中。在此種謬誤操作下,台灣「即使」加入了TPP(變數既大且多),卻因否定九二共識而以摧毀兩岸和平發展為代價,台灣即無可能順利完成全球化,且在兩岸鬥爭下,台灣政經體質的惡化勢將不堪想像。

僅加入TPP,不能成就台灣的全球化。例如,TPP對台灣的總貿易額占比約為卅五%,出口總額占比為卅三%;RCEP對台灣的總貿易額占比達約五六%,出口總額占比達五八%。民進黨傾美遠中的操作,不啻擺明了只想加入TPP、卻放棄RCEP。如果台灣不能加入RCEP,且ECFA又發生質變,再加上TPP萬一橫生變數,試問:台灣「哪有能耐」承受此一衝擊?

民進黨在野反美豬,執政即知「哪有能耐不開放」;民進黨在野反九二共識,如今執政亦當知「哪有能耐不接受」。台灣追求全球化,無論在經濟面或政治面,兩岸關係皆是建構全球化的脊柱條件。兩岸關係若失去九二共識的政治基礎,可能會嚴重影響台灣對內、對外整個經濟與政治生存環境。民進黨必須自問,台灣有無能耐面對不接受九二共識所可能引爆的「地動山搖」的後果?

民進黨陷於兩個矛盾。第一個矛盾是,昔日反美豬,今日哪有能耐不開放。第二個矛盾是,追求全球化,只想託庇美國,卻不惜兩岸交惡。如果因此開放了美豬,卻封堵了兩岸關係和平發展的道路,任何人皆知這必是一樁賠本生意。民進黨應當自問,「我們哪有能耐不接受九二共識?」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And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