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星期透視/亞太安全場域 美中戰略對峙
分享分享留言列印
A-A+
2016-06-05 02:23 聯合報 楊永明/國際關係學會會長


連續舉辦十五年的「香格里拉對話」,由英國著名安全智庫倡議而創設,除了北韓外近三十個國家的國防部長與軍事首長與會,加上少數戰略安全學者,使得香格里拉對話成為區域內最高層級軍事安全會議。

借用香格里拉名稱,因為它是西方社會對於東方神秘與永久和平的一種夢想與期盼;進入廿一世紀的亞太,雖然出現前所未有的經濟繁榮,卻處於脆弱的軍事對峙關係中,或許香格里拉對話會議可以成為維持亞太和平的溝通平台。

香格里拉對話以全體會議和分組討論方式進行觀點交鋒與討論,會議沒有決議、宣言或文件,純粹是建立軍事安全互信的對話。在焦點議題方面,早期是打擊恐怖主義、到北韓核武危機、然後是中國軍事崛起,近幾年會議焦點則轉向,針對中國大陸在南海軍事作為的批判與施壓。

近來強力批判北京的美國防部長卡特的發言,這次果然再度提及中國在南海區域建造人工島及其他工程設施的行為,引起亞洲鄰國的憂慮,卡特說「假如這些行動繼續,中國可能是最終建起了一座自我孤立的長城」,話講得很嚴重。

但是,或許因為香格里拉會議結束後,中美將立即在北京舉行「中美戰略與經濟對話」,卡特發言並未提到「軍事化」,同時也以較正面方式強調願與中國展開積極合作,且表示他會在今年訪問北京。

卡特發言中,特別提到由菲律賓向海牙國際仲裁法庭提出的仲裁案,認為此案是「一個機會,讓中國和其他地區成員重新承諾一個原則性的未來,緩解緊張關係。」此案預計會在數周後宣判,美國呼籲各國支持該裁決應具有約束力。可見卡特放緩語氣的策略,並非態度軟化,而是在等待仲裁案宣判後的下一波攻勢做準備。

香格里拉會議曾被視為建構亞太安全桃花源的對話機制,然而實際上,綜觀十五年來的經歷,香格里拉會議卻逐漸成為美國放話主導亞太軍事議程的平台,以及美中對峙議題針鋒相對的場合。

十多年前,筆者參與香格里拉會議時,親自見證當時美國國防部長倫斯斐在伊拉克戰爭期間,面對北韓企圖發展核武,重複他曾說的美國有能力同時打兩場區域戰爭。二○○五年,反恐戰爭近尾聲,美中戰略競爭關係再起,倫斯斐在香格里拉會議上指出,沒有任何國家對中國有威脅,質疑中國軍事發展與飛彈部署的理由,火藥味十足。

這幾年,美國在香格里拉會議上,針對南海議題的言詞批判,反映出此時亞太安全問題核心,及美國亞太軍事安全議程與重心。美國的盟國也積極參與,日本防衛大臣中谷元這次演說強調「航行自由」,明顯呼應以牽制中國軍事化南海。

不過,北京的南海政策,應該是有長期目標與戰略彈性,擴島造陸在去年年底大致停止,目前是以擴充各島礁上的工程與設施為主;且菲律賓新總統表示願意與北京和解,因此錯綜複雜的南海議題,也並非必然走向全面對立衝突之路。

美中目前在南海議題上,仍是「鬥而不破」,尚未有走向衝突的打算,也謹慎避免擦槍走火,雙方並有多重軍事協商與溝通管道。不過,在南海掌控與勢力範圍爭奪的美中對峙下,香格里拉會議已經成為美中兩國戰略交鋒與影響媒體的競技場域。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And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