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院不是陳師孟開的
分享留言列印
A-A+
2017-04-14 02:31聯合報 聯合報黑白集
太陽花兩案,一案以「公民不服從」判無罪,另一案則是「帶頭的無罪,附從的受罰」。這兩個判決,堪稱拍案驚奇,也令人痛心疾首。
司法獨立是台灣民主轉型的最後難題之一,其中尤以排除政治因素影響最為緊要。平情而論,馬政府八年應該是司法部門最不受政治干擾的時段(除王金平柯建銘關說案)。但蔡政府上台後,司法首長之任用有明顯政治傾向,監委被提名人陳師孟更公開將箭頭指向「辦綠不辦藍」的法官,整個司法部門儼然又籠罩在政治陰影之下。這兩項判決,難道是司法界自甘淪為政治侍從的徵兆?

攻占官署如今儼然已成街頭運動的「基本消費額」。大家都說:太陽花可以,為什麼我不可以?但是,當蔡政府與法院共同歌頌「公民不服從」的同時,卻見行政當局不斷增強阻擋「公民不服從」的配置,架設刀片拒馬;唯一目的,就是要力拒陳抗者攻占官署。

君不見,教育部的保全哭著對攻入的群眾說:「求求你們不要進來!」君不見,層層警力防阻柯建銘辦公室被陳抗者攻占;君不見,上百名警力防阻黃國昌辦事處被陳抗者攻占……。請蔡政府及法院解釋:同樣是陳抗者,為何不容他們實踐「公民不服從」?

司法獨立,必須要每一位法官都有脊椎骨。司法部門不能只因陳師孟的一句狠話,就良知泯滅,將幾十年來司法獨立的努力毀至前功盡棄。

法院不是陳師孟開的。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And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