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費
分享留言列印
A-A+
2017-04-14 02:31聯合報 聯合報社論
美國聯合航空公司以暴力手段驅趕亞裔旅客,舉世譁然。聯航之所以飽受譴責,除了種族歧視因素,更重要的是,利用票價分級來掩飾自己內部管理和人員調度的失當。深一層看,此事引起各國民眾之憤慨其實已超越種族歧視層次,原因是,許多人在搭機過程中所感受到的特權不公,已遠遠違背民主制度想要維護的平等。
這名亞裔旅客被粗暴拉下飛機,表面理由是航班重複劃位,而他購買的是廉價機票。事實上,他被迫下機,並不是讓位給其他乘客,而是讓位給聯航要飛往服勤地的機組人員。亦即,聯航把自家機組人員的人力調度,放在旅客的權益之上,它不僅用了錯誤的手段,也用了錯誤的藉口來達到目的。

此事引起全球矚目,主要是同機美國旅客拍下了現場施暴的情景,將影像放上網路,隨即如滾雪球般一再被轉發。人們對此事的憤慨是:類似情況可能發生在任何人身上,無論你是不是亞裔。機場是一個階級分明的地方:那些衣著光鮮的人走入貴賓室休息,享有不必排隊、優先上機的特權,後段艙的旅客不允許進入其艙區;而擠在經濟艙的人,則常遭到空服員喝斥或白眼。這類現象屢見不鮮,不因各國民主程度不同而有差異。

從此一事件的社會反應,回看交通部長賀陳旦最近倡議台鐵將實施的「分級收費」制度,也許能得到不少啟發。賀陳旦的想法是:一,同一列車可以設置不同的商務或觀光車廂,提供不同服務,分級收費。二,對於外國觀光客,可以收取比國人高的票價。如此,可為台鐵賺取更多收入。

從市場的角度看,用分級收費來區隔旅客的服務,是常見的作法;對火車而言,當然也有類似的需求。但若從社會心理的視角看,火車是一種具有「普羅」特質的運輸工具,要在人們已習慣平等乘坐的列車上實施分級,增加商務或觀光等所謂「高級」或額外消費,卻可能讓一般民眾感到被貶為「次等旅客」,從而產生相對剝奪感。

賀陳旦舉高鐵為例,說高鐵設有「商務艙」,也受到乘客歡迎;可見,台灣民眾應可接受分級收費。問題是,對台鐵而言,高鐵並非一個良好的參考點。原因是,高鐵是台灣交通市場的新生兒,它標舉的是速度,並針對目標客層設計出不同的服務,新產品創造市場區隔比較不令人感到突兀。但台鐵不同,鐵路是為了服務普羅大眾而生,而且它已藉由列車分級作出一次不同等級的服務區隔;如果在同一列車上還要再另作分級,將造成旅客的多層次分化。試想,當坐在高級車廂裡的乘客受到列車人員無微不至的服務,看在隔壁車廂的旅客眼裡,不會產生「二等公民」的挫折感嗎?

再說,是否要對國外觀光客收取更高的票價,也是一個值得商榷的概念。早年外國旅客進入蘇聯、中國大陸等共產國家旅行,都必須依更高的標價來購買票券和物品,甚至必須使用特定「外匯券」,以示「國民」與「非國民」的不同待遇。然而,在全球化潮流下,除了少數像北韓這樣的極端國家還維持不變,各國的政治和經濟藩籬都在一一卸下;此刻,台灣如果要對外國觀光客採取「差別待遇」,恐怕將被視為開倒車。無論如何,此事必須三思。

「差別費率」不必然等於「歧視」,但是,在聯航驅趕客人的事件中,該公司卻利用機票差價為幌子,上演了令人髮指的驅趕行動。在現實中,每一架班機上,航空公司就是這個帝國的主人,它把自己的客人依售價分等、分級,給予分別待遇;許多旅客往往在這小小的空間中,感受到自己身為二等、三等國民的悲哀。我們認為,台鐵對目前讓人感到自在的氣氛應該珍惜,交通部沒有必要治絲益棼,去植入那種讓人不舒服的分級制度。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And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