誤射政治責任/人不要臉 鬼都怕
分享分享留言列印
A-A+
2016-07-07 02:33 聯合報 朱立安/大學教師(嘉義市)


我愛歷史,讀司馬遷史記或稗官野史,共同心得是,權力使人腐敗無恥。

古今中外,權力競逐的贏家,從不見得比落得五馬分屍的那群更高尚。而放諸現今民主社會,最明顯不同是無恥政客有更多堂皇亮麗的詞藻與方法逃避責任。

英國脫歐始作俑者的獨立黨黨魁法拉吉,在公投導致國家空前危機後,閃電辭去黨魁;當然,整個脫歐公投是首相卡麥隆立場反覆、玩火自焚搞出來的,他也難保政治前途。但沒上過大學的法拉吉出身富裕,父親是股票經紀人;卡麥隆則自大學時代就是上流社會金童。這些人在爛攤後都「不玩了」,倒楣的還是要面對生活苦果的大眾。

談歐洲,對台灣閱聽大眾太遙遠。但最近海軍誤射飛彈,錯在海軍、國防部、政府,廟堂諸公卸責推諉的態度,很難不聯想到洪仲丘事件裡政客的反應。

當年洪仲丘之死,至少幹掉了國防部長、也成功塑造出一個新政黨,甚至間接導致後來的政黨輪替。但政客記得自己在洪仲丘事件時的發言嗎?

現在,上億元的飛彈「誤射」,還打死了自家百姓,曾因洪仲丘之死咄咄逼國防部長下台的立委緩頰:「十個(國防部長)下台也沒用。」因洪仲丘崛起的政黨則說:「不認為部長下台可解決問題。」

一個結論:人不要臉,鬼都怕!

司馬遷史記號稱春秋之筆,他對秦始皇出身給了兩個模稜的說法,只因他處在開始否定秦朝的時代。而後世將如何記述台灣這陣子歷史?選舉政治是選票最大,政客哪管其他什麼春夏秋冬或東南西北呀?然而對我們這種死腦筋的讀書人來說,痛苦在於「integrity」的崩潰。

我們努力做個好人,也希望學生做好人;但社會上,立場為先,是非對錯僅像台灣街頭參考用的紅綠燈!說好聽,黑與白並非二元對立;說難聽,當變色龍、善於擬態,才是現下的贏家。整個道德體系都拆解了,大家還在因哲學系學生集體轉系而大驚小怪!

諷刺的是,我們聞到現代責任政治的芳香了嗎?恐怕只隱約感受出美麗標語下蘊藏著恥辱!就此點來說,英國脫歐的曲折,和台灣離奇懸疑的飛彈誤射,反倒可比擬在一塊了。

60
圖/波波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And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