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合/民進黨須為世代正義變成世代仇恨負責
分享留言列印
A-A+
2017-04-25 03:00聯合報 聯合報社論

退休制度是整體社會安全制度的重要環節,基金永續不僅攸關國家財務,更直接影響社會團...
退休制度是整體社會安全制度的重要環節,基金永續不僅攸關國家財務,更直接影響社會團結與世代正義。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民進黨再執政後,諸多冠以「正義」之名的改革紛紛出籠,既有「轉型正義」,又有「世代正義」。然而,無論是什麼頭銜的正義,都在逐漸變質;其中,世代之間的鴻溝加深,「世代正義」變成「世代仇恨」最令人擔心。在民進黨撕裂族群之後,世代仇恨是否會成為台灣社會難以弭平的傷口?
所謂世代正義,是從「永續發展」的概念衍生而來,橫跨環保、經濟、教育等領域,強調資源的公平分配。近廿年來,台灣伴隨經濟發展而生的財富分配不均、城鄉差距擴大、環保與經濟發展衝突等問題層出不窮,「世代正義」則成為最近的流行名詞。

蔡政府端出的第一道世代正義大菜,就是年金改革。軍公教的退撫制度確加重了政府財政負擔,對照新世代普遍領取低薪,似乎也顯得突兀。但退撫制度的設計有其歷史因素,政府財政難以負擔或全球化導致分配不公,不應視為上一世代刻意剝奪下一代的「不正義」,更非軍公教的原罪。遺憾的是,在年金改革過程中,蔡政府高舉「建立公平正義的年金制度」大旗,揮刀大砍年金,不啻將領取退撫金的軍公教都打成「不義世代」了。

蔡總統日前針對立法院外的抗爭談話,仍延續「世代衝突」基調,強調改革是為了年輕的軍公教人員,抗爭者則被形容為「抗拒改革」及「蓄意製造衝突」。與此同時,問題更嚴重的勞保年金,卻不見蔡政府有何著墨。很顯然,基於政治算計,唯有退休軍公教被當成「世代正義」必欲討伐的箭靶。

除了軍公教年金改革,「世代正義」也吹向世代之間的經濟階級。所得分配不均之起因,主要是近年台灣經濟發展遲緩、薪資凍漲,加上全球新興科技產業席捲,國內傳統服務業競爭力相對不足所致。但在這股變形的「世代正義」風暴下,經歷過不同發展階段、卻同在此地生活的人,卻被硬生生劃分為不同的「階級」。全聯董事長徐重仁一句「年輕人愛花錢」,雖係不同世代的刻板印象,但引發其他年齡族群的全面開戰,讓人驚懼。其後甚至出現一種說法,說出生於五、六十年代的人,是「笨蛋也能幸福的年代」。如此,其實是輕忽上個世代所曾經歷過的困頓,並否定前人有過的智慧和努力。這樣的反擊詞令,比起徐重仁的話何止冷酷千百倍?

民進黨的「世代正義觀」影響所及,也擴展到了歷史觀、價值觀。由於對國民黨統治的全面否定,「去中」、「去蔣」成了新世代的流行詞彙。衍生而來的,就是對「上個世代」習見的歷史觀、價值觀的全面否定。如此一來,社會衝突就很難避免。各地的蔣中正銅像被毀,異議者也以毀壞八田與一的銅像作為報復,然後又導致其他的銅像遭殃。這場「銅像大戰」看似剛剛開打,但仇恨的因子早已種下。原因是,民進黨建立的歷史觀和價值觀,基本上是排他的、威權的、不容質疑的;誰不服膺,就是「反正義」。在這種情勢下,社會衝突只怕難以避免,台灣即無寧日,無怪乎有日本記者警示:「台灣恐將自我解體。」

不難想像,政治人物推動世代正義,自屬合理的盤算。一來永續發展確實是現代政府必須考量的議題,二來年輕族群多為經濟上的弱勢,三來年輕族群代表著「選票」及未來「政治權力」的保證。但是,在疾呼「世代正義」之時,有必要以否定和糟蹋其他世代、不同族群的價值觀為代價嗎?

當政者必須認清,如果「世代正義」的口號正確,這表示沒有一個世代應該被犧牲、被醜化、被蔑視,不同世代的價值觀和歷史經驗都該受到同樣的尊重。若連這點基本的認識都沒有,那麼世代正義其實只是「世代歧視」的修辭罷了!

(《和民進黨商榷正義》系列之二)

軍公教﹒民進黨﹒年金改革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And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