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人沒錢還超收 造就獄政黑洞
2015-04-25 02:46:10 聯合報 楊士隆/中正大學犯罪研究中心主任(嘉縣民雄)
高雄監獄受刑人挾持典獄長企圖脫逃事件,最根本原因之一,在於政府長期漠視矯正機關超額收容與人力不足問題。

過去十多年來,矯正機關收容人數攀升,面臨舍房過度擁擠問題,又因矯正機關被視為嫌惡設施,覓地成立新監往往遭受居民反對,成為無解難題。

唯有充分利用矯正機關既有土地,進行新建、擴建或改建,以解燃眉之急。但不論是新建、擴建或改建,均需政府編列預算支應。筆者長期觀察政府投注在獄政的相關經費,每年僅一百多億,實為杯水車薪;建議參考先進國家如美國,依警察、獄政及法院,以三:二:一的比例編列才合理。

但制度與硬體設施設計考量,再怎麼完善,沒有足夠人力維持運作,也是枉然。我國目前平均一個管理員要戒護十四點三個受刑人,除非管理員有三頭六臂,否則遭到收容人群起圍毆,後果堪虞。

又因收容人納入健保後,矯正機關必須派出人力戒護其外醫及住院。在人力捉襟見肘下,往往必須召回人員加班;加班又無合理報酬,大大影響戒護人員士氣。

再者,加班原是因應特殊勤務需求,然目前戒護警力短缺,加班已近似常態勤務,戒護人員身心俱疲、不堪負荷,紛紛提早退休;又因主任管理員與管理員比例過低,致使資深戒護人員升遷無望,紛紛外調,戒護管理經驗無法傳承,嚴重影響機關戒護安全。如本次高雄監獄工場主管,由資深主任管理員擔任,或可避免六名受刑人飲彈自盡的憾事發生。

政府若不採取更積極作為,留任資深戒護人員或增加戒護人力,聽憑人力失衡繼續惡化,不僅影響矯正機關安全,亦將影響收容人之日常作息,損害收容人基本人權。

此外,我國教化人力比過低,也是需要正視的。據統計矯正機關平均一個教化人員,必須要輔導一六八個收容人,達到輔導所應具備的基本品質與深度已屬困難,更遑論須篩選高風險收容人加強輔導。收容人個別情緒困擾及生活適應上之問題難以及時反映,亦令教化人員錯失教誨時機,造成其心理長期過度壓抑而發生事故。

對矯正機關花的每一分錢,絕對不是浪費,而是一種投資,只要能夠拯救一個收容人,避免出獄後再犯,就是拯救社會上每個潛在被害人或家庭,如此就能減少司法資源的浪費,政府豈能忽略這樣的經濟效益?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And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