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健康管理/強化自癒力 疾病不上身
分享分享留言列印
A-A+
2016-05-25 01:07 經濟日報 王欽堂



圖/小鳳
分享幾周前的母親節前夕留意到一則新聞。一位高齡71歲的母親捐腎給自己的女兒,媒體以「媽媽給了我兩次生命」為標題,在溫馨5月天裡應是一則母性偉大及母女情深的感人故事。從報導內容得知,這一位女性病人20年來,一直是所謂的紅斑性狼瘡的患者。因為治療這個疾病須長期服用類固醇,而導致腎衰竭,最後需要長期洗腎或等待換腎。
現代醫學 治療有盲點

這是現代醫學的矛盾,因為要她吃類固醇的是現代醫學,要洗腎換腎的也是現代醫學。想解決一種問題,然後衍生出另一個問題。所謂的治療,往往都只是在處理症狀,於是類固醇就成為這個所謂免疫風濕科的魔法靈藥。

日本知名免疫學專家安保徹醫師,在他的新書《不靠藥物,疾病自癒的真相!》中,對紅斑性狼瘡及類風濕性關節炎等這類所謂的「自體免疫疾病」,其發病機轉有最新的研究及結論。

過去主流醫學告訴我們,這類自體免疫疾病是身體的免疫系統對自己的組織產生了對抗。至於為什麼免疫系統會對自己身體的組織產生對抗,卻說原因不明。

壓力太大 免疫出問題

安保醫師在書中描述,追根究柢,這類疾病的發生還是源自於人在肉體及精神壓力後,引發交感神經過度緊張,於是對免疫系統產生抑制等一連串的機制,所引發的錯亂和各種症狀。

簡單說,就是自主神經系統和免疫系統,一連串的運作不良或失誤所導致。而自主神經系統紊亂的源頭是肉體和精神壓力,就是生活型態。因此,這就是一種生活習慣病。

「現代醫學用科學方法,詳細分析人體的構造到基因單位,但卻忘記了人體本身具有治好疾病的機制。」安保醫師一語道破現代醫學的盲點。

身體是全部連繫在一起的構造,從全身的角度來推斷疾病,對治療才是有重要意義的,只針對局部或各別器官治療的對症療法,是徒勞甚至引來更多難治疾病的原因。

現代醫學像極了修理一部壞掉的機器,然而偏偏人體是整體的,不斷被細分和專科化的現代醫學,只是在不斷創造疾病,卻無力治癒多數疾病。

所謂五官各有不同,和諧就會美麗;五臟各有不同,和諧自然健康。招來疾病的元兇都是自己的生活習慣,因此想要擺脫疾病威脅,最重要的就是要改變生活方式,以讓各器官和諧運作。

自行療癒 保持好習慣

幾天前應邀至南部一所大學演講,講座主題是創業,但是主辦單位卻要我「順便」提醒大學生一些健康生活習慣。

他們告訴我,大學生經常熬夜趕報告,喜歡吃炸雞排、珍珠奶茶等不健康食物,希望我在演講內容中多提醒他們要注意健康,養成良好生活習慣等,像是易子而教的副校長急切地在手機即時通訊中提醒我。想想自己的年輕時候,這還真是一個挑戰。

因為要報稅,利用假日整理相關憑證,發現自己去年整年的就醫紀錄,只有兩次牙科洗牙和幾次因為肩頸痠痛做了復建治療。除了洗牙成效較明確外,肩頸問題做了那種頭痛醫頭的復健還是未見其果,後來也不再去了。既然所謂疾病是自己所引起,療癒它的還是要靠自己,那又何以外求呢。

(作者是哈佛健康事業董事長)

全球化人才養成塾/拿捏權力距離 提高溝通效率
分享分享留言列印
A-A+
2016-05-25 01:07 經濟日報 楊珮玲


●她之前在美商公司工作,因表現優異被日商公司挖角,還帶領一個團隊。她自認自己是個開明且平等對待每個成員的好主管,但從人事那兒卻聽到她的部下批評她事事問人無法決斷且沒有權威。她滿心困惑不知自己到底做錯了什麼。

●他的團隊最近接了個北歐客戶,他是主要承辦人但卻是團隊中資淺的小蘿蔔頭。可是對方的上層老是直接發電郵給他要求這要求那,還常常cc他的老闆,讓他好惱火,覺得對方衝著他來,還向他老闆告狀。

在跨國團隊或跨國商業溝通裡,最常引起雙方不愉快或誤解的主因之一是雙方對「權力距離(power distance)」的不同認知和習慣。

「權力距離」最早是由荷蘭管理學者吉爾特.霍夫斯泰德(Geert Hofstede)提出,是他對IBM全球十數萬名員工進行大規模調查的結果之一。

之後又有學者羅勃特.豪斯(Robert House)基於相關概念針對更多不同跨國企業進行稱為「GLOBE」的長期計畫,解開更多跨文化組織管理的迷團,也對「權力距離」有更進一步了解。

權力距離可顯現在下屬對上司在別人面前表現出的尊敬程度、企業內是否允許越級報告或溝通等方面。

權力距離小就愈接近所謂的「平權式」結構,大家發言權較平均,領導者傾向於居中協調的角色(facilitator),在北歐、荷蘭等國較常見。但權力距離大的文化或組織則傾向絕對權威上下有別,階級分明,日、韓、中等較明顯。美、英、德等在程度上則居中。

在組織和日常商業行為中,權力距離的影響無所不在。處理不好時常讓當事者備感挫折,嚴重影響彼此的生產力、效率和信賴關係。

例如在注重階級分明的企業裡,部屬常期待上司給予明確指示,在他人面前也給予上司充足威嚴;但平權文化中即使在公開場合,下屬和上司彼此意見相左也不是什麼嚴重的事。

平權文化裡決策的動作和速度都較快,但「先做了再說」的結果,有時也造成決定較常改變。權力距離大的文化則通常要等到上司給予許可後才會執行,決策常較費時,但上司答應了後執行會較徹底,也較沒有變來變去的憂慮。

階級分明文化裡從平時聯絡的等級、會議時的見面握手順序和座位安排等都儘量講求對等,也較不容易越級聯絡或報告。

但平權文化就較不注重這些部分,不同層級的人彼此聯絡也不以為奇,效率第一。

了解對方對「權力距離」的想法和期待是有效溝通的第一步。在這方面有時「錯一步差千里」,謹慎小心為上。而領導跨文化團隊時,在一開始要先明白確立並告知團隊的溝通模式和對決策過程的期待,避免不必要的誤解,以達到最好成果。

(作者是專欄作家及美國人力資源證照協會(HRCI)所認證的全球人力資源管理師(Global Professional in Human Resources—GPHR))

荷蘭﹒IBM

策略思維/養成IC設計人才 扎根高中教育
分享分享留言列印
A-A+
2016-05-25 01:07 經濟日報 李珣瑛

人才是競爭力的根本。聯發科首席技術顧問許錫淵表示,台灣IC設計業面臨多重挑戰,唯有塑造開放、創新環境,才是解決問題的根本之道。聯發科已經不僅在大學裡針對大學生和研究生培育人才,更進一步透過成立的「卓爾榮譽學會」,向高中生扎根科學教育。

許錫淵表示,聯發科 2008年時,在高效率視影編碼(HEVC)技術屬於落後同業的追隨者,於是砸下重金與大學合作,透過教授們帶領數十位博士,花了五年的時間挑戰更高技術層次,發表多項論文並取得不少專利,成功躋身標準的制度者,更是HEVC技術的領先群。從以往付權利金給它廠的情況,扭轉為收取權利金方。

他說,在物聯網及5G的人才領域,聯發科仍感受到欠缺。他指出,台灣IC設計業雖然居全球第二位,不過,自2010年迄今進步速度變慢,去年全球市占率18%,僅較2010年進展1個百分點。反觀中國大陸IC設計業,已從原本的5%,到去年全球市占率達10%。且大陸已有海思與展訊兩家公司,躋身全球前10大IC設計廠之列。而人才,則是IC設計業競爭力的根本。

聯發科今年起贊助三年250萬元成立「卓爾榮譽學會」。聯發科董事長蔡明介表示,台灣科技產業經過30多年來發展才有今日規模,這是過去科技培育大量理工人才的成果。台灣產業若要繼續轉型、升級,科技人才是關鍵,因此,需加強國內科技教育,培養具備國際水準之人才。

他認為,社會上約有三分之一具備朝理工發展性向的人才,聯發科是期望透過「卓爾榮譽學會」的支持,從基金會贊助高中生做起,提供環境,讓台灣科技向下扎根。

古書今贏/明智領導 遠離八類奸人
分享分享留言列印
A-A+
2016-05-25 01:07 經濟日報 劉順杰


朋友S個性耿直,向來有話直說,近日變得沉默寡言。某日來家中,提到其公司的風氣,氣憤地冒出一句話:「難道這個世界都沒有正義天理了嗎?」原來他服務於一家「親信問題」頗為嚴重的公司,關係常成為工作負荷和賞罰的依據,S多次建言,未獲正面回應,倒是事後受到當事人的冷嘲熱諷。

清朝紀昀在閱微草堂筆記中記載:宏恩寺的老和尚遊歷陰間,看到鬼卒押送數千鬼囚,挑撿後將送天魔食用。閻羅王從鬼囚中清出四種重罪的人,包含:官員(類似現在的政務官和事務官)、衙役(有特定權力的辦事人員)、官員親眷家屬(內親旁親、遠親近鄰,密友玩伴)、高官的奴僕役伕(佣人保母、司機工人等)。

老和尚不解,當差的解釋:這些鬼囚中,當官的仗著權勢牟取私人利益,其他三種人雖然不當官,跟當官沒兩樣,喜歡打著名號,招搖撞騙、作威作福,讓人忍氣吞聲、悲淚泣血。

從官場和職場來看,不同的年代,同樣的人不曾短少。

韓非子把奸人分成八類:一是「同床者」,雖然歷代德才兼備的后妃不乏其人,但是被領導者寵幸的后妃小三,頭髮長、見識短,只顧私利,所引進沾親帶故的人,偏偏只重「財和得」為求自保,愛搞小團體,每日搬弄是非,弄得團隊人心惶惶。

第二種「在旁」,擅長察言觀色,唯唯諾諾,領導者的決策對不對不重要,只要能得到好處,一起同流合污,千方百計都要想辦法改變領導者的心意。

第三種叫做「父兄」,領導者對父兄、愛子、大臣(重要幹部、三朝元老、資深油條)言聽計從,不好的人和這些人狼狽為奸,從中得到好處,盤根錯節後,能夠動搖任何正確的決策。

第四種名為「養殃」,利用領導者喜歡逸樂,誘導放縱,自己不必花任何錢,跟在旁邊就可以吃香喝辣撈好處,許多富二代變成「覆二代」,都是這些人做的好事。

第五種稱作「民萌」,即使不應該如此花費,為了討好群眾,慷公家財物,頗像「俠客」行徑,純粹替自己衝人氣,看似豪氣,危害最大。

第六種叫做「流行」,利用領導者無法取得第一手資訊的機會,培養「說客」幫自己創造輿論,製造假象來欺矇、恐嚇、誘導領導者,做自己想做的事。

第七種「威強」,暗中培養勢力,裹脅其他的人替自己發聲,順我者生,逆我者亡,擅長孤立和排擠,冷眼觀之,不過狐假虎威而已,一被剝掉權力,只剩下腐朽的空殼。

第八種叫做「四方」,利用組織既存的威脅和劣勢,勾結外人和培養自己的勢力,例如:供應商、協力廠、客戶、代理商或官方等利害關係者,危言聳聽影響操縱決策,成為地下黑暗勢力。

郁離子說:忌諱,是欺騙的媒介,驕傲是諂媚孳生的場所…不好的人只會千方百計為自己打算,不可能為國家(企業)效力。如同腐肉招惹蒼蠅,蒼蠅會生蛆一樣,有一個就會製造麻煩,組織內有個壞人都是大麻煩,何況麻煩總是會被複製?

好的領導者應該放寬視野,凡事開誠布公,摒除私心不護短,讓品行端正且有能力的人,擔任有實權的執行者,並充分的相信他們,才不會被一大堆包袱壓死,組織成員才有仰賴和學習的對象,企業和國家才會有希望。

(作者是易群企管顧問有限公司資深顧問)

和尚﹒大麻﹒恐嚇﹒保母﹒小三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And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