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脫歐警訊 歐洲菁英懂了嗎?
分享分享留言列印
A-A+
2016-06-26 03:45 聯合報 羅至美/台北大學公行系教授(台北市)
53
圖/季青
因應英國脫歐,歐盟將召開緊急峰會。這不是歐盟第一次遭遇重大危機,但卻不同以往:這是歐洲統合六十五年來,首度有會員國主動退出,不僅是對歐盟的不信任投票,也代表歐洲統合核心價值的靳傷與殞落。
接下來的問題是:歐洲統治菁英們真的讀懂英國脫歐訊息嗎?

二○一四年歐洲議會選舉,民粹極右派政黨在英、法等國獲得第一高票;一六年義大利首都市長選舉,極左政黨候選人當選羅馬市長;接著英國公投選擇退出歐盟;眼前的西班牙大選,則可見極左派政黨快速成長。

這些民粹政黨,或許因對移民與種族議題立場不同,而有左右之分,但他們都共同反主流政治體制、反歐盟;他們的選民背景,都來自學歷低、工作無安全感、中低收入、年齡層多為五十五歲以上的白人男性藍領階層。

這些所謂社會上的劣勢者,不約而同在民粹政黨的麾下,為什麼?歐盟治理出了什麼問題?歐債危機之後,歐盟在德國總理梅克爾領導與堅持下,展開了結構性改革的經濟治理。所謂結構性改革,就是在總體經濟治理上實施財政撙節,在個體經濟治理上推動勞動市場改革。

先看財政撙節。表面上看,歐債危機是歐元區國家發生政府負債與赤字過高的財務危機,因此,實施財政撙節確是看似合理的安排。然而,除了希臘是因為欠缺財政紀律,多數發生危機國家,是由銀行體系與房地產部門等資產階級引發的,在撙節要求下,付出代價者卻是仰賴社福與公共服務的弱勢與貧窮階級。

在失業率仍處高檔下,財政撙節意義是失業與失去補助,從而使得財政治理失去正當性。歐洲學者這幾年來不斷呼籲德國改變撙節政策,因為它不但無法解決問題,反而會助長反政府、反歐盟的民族主義與民粹主義。

再來看勞動市場改革。德國以自身在十年前實施勞動市場改革,降低失業率的經驗要求歐盟國家,德國在二○○三至○五年的勞動市場改革,確實有效降低失業率,卻也讓德國承受前所未有、龐大的低薪部門出現、全民集體薪資更出現了二次戰後首見的負成長及所得不公擴大的代價。德國堅持的勞動市場改革,在法國已引發持續數個月的反對運動。

歐債危機後,德國已成歐盟實質上的單一領導者,從財政撙節到勞動市場改革,均是德國梅克爾政府所堅持與主導;德國在歐盟中優異的產業競爭力,亦讓多數會員國認為德國模式才是王道。

然而,德國模式已證明無法為歐盟提供解答,反而因為僅強調市場自由化,無視分配正義的惡化,造成了全歐民粹主義的風潮。

二○一四年歐洲議會的選舉結果,並沒有震醒歐洲菁英的治理傲慢,在英國確定脫歐後,歐盟峰會上,統治菁英們是否能正確解讀英國公投的結果?

歐盟﹒德國﹒英國﹒失業﹒選舉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And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