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合/共和黨向「川記健保」說不,民進黨呢?
分享留言列印
A-A+
2017-04-03 00:58聯合報 聯合報社論


美國總統川普。(美聯社)
美國總統川普。(美聯社)
各路年金改革方案送入立法院後,民進黨團忙不迭地聲稱要支持年改會的版本,卻提不出自己的版本,絲毫沒有最高民意機構的自主見解。這對照美國共和黨日前拒絕川普企圖推翻「歐巴馬健保」的提案,迫使川普知難而退,民進黨在立院具有絕對優勢卻表現得像無脊椎動物。
民主國家的決策貴在理性制衡,才能免於一面倒。之所以有三權分立、五權分立的設計,就是在避免集權與專斷。以川普為例,他上台後強推多項不合理或違反人權的變革,卻受到了司法、立法乃至行政部門獨立主管的制約。例如他三番兩次頒布「禁旅令」,先是代理司法部長拒絕背書,又受到各地聯邦法官裁定凍結。其後川普力推「川記健保」,以圖推翻「歐記健保」,卻因為眾院共和黨議員不支持,迫使他撤案。這些發展,都是一個老牌民主國家權力制衡的重要表徵,遏止了一個強勢總統走向濫權擴權的歧途。

共和黨目前在參眾兩院都是多數黨,新上任的川普仍在蜜月期,同黨議員若要對他放水原極容易;但共和黨議員沒有這樣做,因為他們還要顧慮自己的價值與形象,不想陪葬給川普。相形之下,我國憲法明定「五權分立」,但在蔡總統上台後,各部門卻有「自我矮化」的傾向:閣揆變成總統的執行長,立法院變成政策護衛隊,其他各院則多半噤聲無言,使得國家權力逐漸向一人集中,這其實是令人擔憂的趨勢。

其中最嚴重的,要數立法院角色的「附庸化」,幾乎忘了自己身為最高民意機構的「為民喉舌」功能。我們看到,民進黨立院黨團的自我定位,對於「完全執政」只懂得「完全配合」,幾乎沒有提出自己主張的能力。不僅如此,對於執政者因礙於觀瞻而不便提出的法案,綠營立委便自告奮勇代為提案,並代為護航。在這種情況下,立法院哪裡還看得到「監督」的功能,哪裡還聽得到反映民意的聲音?

如果說這些法案因為符合民進黨意識形態,民進黨團要確保「立法配合行政」,或許勉強說得通。但是,行政院有些政策分明與民進黨的一貫主張扞格,民進黨團仍極力護航。例如,周休二日本是蔡英文選前主張,選後她臉不紅氣不喘地以「一例一休」瓜代,民進黨仍照單全收。又如,調查局的「保防法」飽受批評,民進黨立委竟提議以「反滲透法」代替,全然不顧自己打拚幾十年的民主人權價值。這些,都使立法院自降為總統府「立法局」。

再看司法權的自我矮化。蔡總統親自主導司法改革,依照權力分立的原則,這其實已遠遠撈過界了。她提名的監委人選陳師孟,更揚言要除掉「辦綠不辦藍」的法官,這是對司法權的公開羞辱,但司法院卻吶吶無言。相形之下,考試院通過與「年改會」不同的版本,監察院就《不當黨產條例》提出釋憲,至少還展現了一點「權力分立」的尊嚴。可笑的是,民進黨立委立刻跳出來打臉考試院、謾罵監察院;試問:這些綠委還有一點主見和角色意識嗎?

持平而論,五權的範疇各異、功能不同,各有各的角色;但在台灣,行政權為尊的觀念似乎牢不可破。民進黨動不動就說要廢考試和監察兩院,原因就在這兩院沒有什麼權力可爭,且該黨追求的只是權力,而不在乎民主或制衡。蔡總統上台後不斷採取擴張式的權力運用,甚至將政黨私心包藏在違憲的法案中,以遂行政治鬥爭的目的。如今看來,蔡英文今天大權獨攬的程度,和她鄙棄的威權人物有多少差別?

川普是空前傲慢且粗暴的總統,所幸美國有足夠健全的行政體制及足夠成熟的三權分立,可以擋住其橫行。共和黨議員敢對川普說不,因為他們不想當橡皮圖章;而民進黨呢?

民進黨﹒川普﹒共和黨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And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