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該建築在愛還是錢上?
分享留言列印
A-A+
2017-04-03 01:14聯合報 李淑娟/文字工作者、影評人(台北市)


動畫「寶貝老闆」有一句動人的台詞:「沒有人會開除家人!」每回讀聯合報的「願景工程」系列報導時,更加感受到家庭對個人、社會深遠的影響,正逢兒童清明節連假,最近上演的電影,不約而同敘訴著各種家庭的樣貌。

愛爾蘭小說家柯姆托賓二○一五年十二月曾在來台講座中說過:「家人之間,那種帶著一絲絲恨意的情感,是別的感情所沒有。」

不滿三十歲的香港導演黃進,去年獲得金馬獎最佳新導演、女配角兩項大獎的電影「一念無明」,說的正是家人之間由怨懟出發,毀壞彼此人生的寫實故事;一場男主角控訴父親長年離家、把又病又抑鬱的母親丟給自己一個人照顧的高潮戲,扮演爸爸的曾志偉無奈地大爆發傾訴:因為妻子終年嫌棄自己賺得少、沒出息,他索性選擇離家遠、錢又多的工作。

「否定」這兩個字,造成了一家至少三個人的悲劇,但電影裡的父子都執念:很多事沒法丟給外人做,可是體力理解力都有限的情況下,所有的發展像一記正中心窩的快拳,令人感同身受痛到久久不散。

命運可以努力改變,但有些際遇卻沒法選擇,真正的家人只有選擇同心協力,才能通過沒法逃的試煉,像二○一七金馬奇幻影展的選片「動畫人生」,這部入圍本屆奧斯卡最佳紀錄片的作品,根據普立茲獎得主榮恩蘇斯金原著「消失的男孩:無法倒帶的配角人生」搬上銀幕,以紀錄和動畫交織的影像,敘述以迪士尼動畫劇情、台詞來理解世界、跟人群溝通的自閉兒,從童年到青年的成長過程;最難忘的是那對父母和兄長一路關愛和陪伴,從不以自閉兒感到困擾,而是一路盡全力對話、作伴,提到孩子永遠放不下心的熱淚盈眶。

社區的美容院裡,阿姊們討論著鄰里間最近登上社會新聞的人倫悲劇,家人之間的無法溝通、身心疾病,其實是外人難以全盤解析,卻也不知道從何幫忙的難題。正值清明時節,人們準備著大量紙錢祭拜走入歷史的祖先,輕蔑地對待社經地位遠不如己、有血緣關係的人,活在沒有錢萬萬不能、好像也變得萬萬不是的世間,不禁想起日劇「媽咪們的心機」尾聲,充滿智慧的爺爺說的一句台詞:「所謂家人,就是陪伴對方度過從生到死的過程。」

究竟家庭的意義,是建築在愛或金錢、社會經濟實力上呢?或許到了下個世紀,仍會有許多人繼續討論這個話題。

動畫﹒電影﹒自閉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And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