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聯合/台灣首見「極端高溫」警報
分享分享留言列印
A-A+
2016-07-24 04:04 聯合報 聯合報社論



受太平洋高壓增強及吹西南風影響,大台北地區高溫炎熱,一群來台觀光的陸客,不耐「寶島」炙熱的陽光照射,紛紛撐起陽傘及披著防曬花薄紗穿越台北信義區的馬路。 記者侯永全/攝影
台北最近連續飆出卅七、卅八度的高溫,台灣島則被曬得像紅通通的烤番薯,民眾苦不堪言,氣象局也終於發出首次「極端高溫」警報。不僅台灣飆高溫,北半球中低緯城市齊步進火爐,近四十攝氏度毫不稀奇,且至今並無趨緩跡象。無論如何,防暑災已是城市必備認知。
前不久,世界衛生組織(WHO)、世界氣象組織(WMO)聯名呼籲各國建立因應熱浪系統,並貼心提供「熱浪預警系統」建置指南。同一時間,我國衛福部開始宣導「熱傷害」,雖只是政令宣導,但顯見暑災的危害成形;台北市環保局也宣布建立「熱浪預警SOP」,結合各局處在熱浪發生時交換資訊,展開及時救援。

一年多來,地球暖化增溫現象明顯,至六月底止,已連續十五個月氣溫高於當月的歷史均溫。今年是聖嬰年結束之次年,太平洋低緯地區海溫偏高;我國海洋研究船置放在西太平洋低緯的浮標,測到海溫竟高達三十一度,高出常溫五度之多。另外,今夏太平洋高壓強盛,日照熾烈,溫度不斷攀升。

進入本世紀以來,歐洲連番酷暑造成數萬獨居老人遭熱死,因而使得熱浪的因應對策廣受各國重視。台灣在這方面的警覺極差,問題在觀念不到位:一、熱浪來襲是災害等級,必須因應、調適、減緩;二、熱浪應被監控,可預警,且有足夠時間採取防範措施;三、因應熱浪措施必須做好前期的科學準備,要有足夠的大數據分析與科學根據來支撐應對措施。

城市興起前,夏季只是四時之一,算不上災害。近年來,因暖化加上城市熱島效應,酷暑逐步嚴峻地往災害挪移。然而,台灣在氣象預報、公共衛生、防救災應對上,從未將酷暑認為是「災」,主政者也不曾想過因應酷暑已到了需避災層次,應該布建防災網,並補強科學研究,且反覆演練。

熱浪來襲,一般而言均有預警空間,少則三天、多則一周,即能根據大氣環境、高壓槽線、海面溫度的變化發出預警。只要掌握預警空間,做好應對,即能避免生命財產損失。遺憾的是,台灣通常是在高溫發生後,氣象局才告知偵測溫度,毫無預警效果。

所謂暑災的科學準備,例如酷暑來臨將使冷氣耗電激增,能源當局必須計算民眾升降一度冷氣溫度的電力支出,電力系統如何因應?會否超負載而斷電?以台灣的情況,若民眾每調低一度冷氣溫度,全台大約每小時要多支出二百四十萬度電力,約是核一兩部機加上核二的一個機組的發電量。這些,都需要精算,並預為綢繆。

高溫對健康危害的研究也需補強。台灣醫療領域對低溫對心血管及呼吸系統疾病的研究不少,卻甚少關注高溫環境對銀髮族的傷害;有了足夠數據,一遇高溫情境,才能妥慎執行獨居老弱緊急送往照護中心的計畫。

交通設施的監測,也是暑災防禦網的一環。六月初的熱浪,東線鐵路連續發生莒光號、自強號出軌翻覆事件,原因是鐵軌不耐高溫而「挫曲」變形,連帶扯斷供電的高壓電桿傷及乘客。事實上,軌溫監測在防災計畫中已是必要動作,鐵路局也只能趕緊亡羊補牢。

因為觀念不到位,連帶酷暑防災至今沒有中央主管單位,地方僅台北市環保局成立「熱浪預警SOP」平台,但也僅限於道路灑水、提醒戶外工作者補充水分、國中小暫停體育課等措施。這些,都必須積極設計,若等三十八度熱浪臨頭才啟動防災,勢必來不及。

由於暑災直接侵害民眾健康,不少國家由衛生部主導防災,但這顯然不足。迄今為止,衛福部國健署除了宣導「熱傷害」,即再無其他防災措施,這是受限於該部職掌之故。防暑布建應由氣象、環保、衛生、國土安全共同參與,只有由中央進行跨部會整合,才能建構有效率的防災網。

高溫﹒冷氣﹒獨居老人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And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