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聯合/苛責梅克爾,安倍呢?
2015-07-20 01:04:25 聯合報 聯合報黑白集
德國總理梅克爾要求希臘吞下嚴苛的撙節措施,引起國際間的批評,認為她嚴厲刻薄;連當年納粹德國掠奪希臘及戰後盟國放棄德國賠償的舊債,也被拿出來宣揚,以對照現今德國對希臘的嚴酷。與此同時,日本近日在安倍主導下通過「新安保法」,解禁「集體自衛權」,卻未受到太多譴責。兩相對照,國際輿論未免失衡。

今年是二戰結束七十周年,但說來不巧,當年發動戰爭的德國與日本,經過時光淘洗,不僅再度成為東西方強國,也都與鄰國處於緊張狀態。德日戰後的復興與強大,主要與其國家規模和體制、民族性的奮發自律有關,這是值得探索的議題;但更值得重視的,是國際間對於這種歷史輪迴有何警惕,或者只能眼睜睜坐視?

梅克爾與安倍最近的角色,其實仍有本質的差異。梅克爾對希臘的強硬,主要是在歐盟的架構下追求整體和個體的利益平衡:一方面要維持歐元區的完整,一方面又必須要求成員國負起應盡的責任。而日本則不同,它僅憑首相安倍個人的強國欲望與美國的幕後支持,不顧國內民眾反對,不顧周邊國家的不安,即片面撕毀戰後「和平憲法」,准許自衛隊參與盟國的海外軍事行動。梅克爾的強勢,只表現在經濟與政治層面;而安倍的野心,卻躍然於軍事擴張。

冷戰年代,德、日在美國勢力範圍內扮演扈從的角色,不會引起猜忌爭端。但隨著世界多極化的趨勢,兩國都必須直接面對區域中的其他國家,此時,歐盟的制度架構自然能提供德國相當的框架作用;但在亞洲,卻缺乏類似的國際組織能節制日本的行為,當然會引起鄰國的疑慮與反感。包括台灣,在日治/日據的反課綱爭議中,彷彿對安倍也啞然了。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And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