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我看選舉/蔡英文的移花接木 五年級生的焦慮…
分享分享留言列印
A-A+
2016-01-11 01:41 聯合報 潘家鑫/文化大學廣告系助理教授(台北市)


聽完蔡英文在最後一場政見發表會中,對於族群議題「移花接木式」的政治論述,讓我體會到國民黨競選廣告「我是五年級生」,對於台灣民主發展前景的不安與焦慮。

蔡英文說:「白色恐怖時期,許多外省族群,被國民黨政府迫害的事實,也值得我們重視。在當前民主化的年代裡,如果還有政黨,用族群動員來撕裂台灣,則應該被人們所唾棄。」並引用台大名譽教授、作家齊邦媛,三年前在民進黨大老康寧祥回憶錄發表會致詞時說的話:「希望台灣的外省人、本省人相互容納,多一點相愛容忍,不要再用很小的界限,彼此隔閡。」

為還原齊邦媛致詞時的語境,我去谷歌了一下背景資料。

蔡英文應該是引述親綠媒體當時對於康寧祥新書發表會的報導:齊邦媛說大陸都稱她是台灣作家,希望台灣的一些人不要再說她是流亡作家!她家已經真正在台落戶,父母葬在淡水山上,未來她也會埋在那裡,不可能再回遼寧。

康寧祥則說,高雄事件發生後,齊世英曾向「大陸老賊」朋友們借錢,去幫助受難者家屬,當時是蔣經國最有權勢的時候,「這種人哪裡去找?台灣居然還有人稱齊邦媛是流亡作家,實在應該感到慚愧。」

到底誰說齊邦媛是「流亡作家」呢?親綠媒體曾刊登一位詩人為紀念日本無條件投降的文章,他寫著:「當流亡在台灣的中國人,正記憶著《大江大海》、《巨流河》…整理著流亡意識…」

因此,齊邦媛的話,是特別針對某些存有偏狹「台灣意識」的人,對於外省人或與大陸相關人事物的偏見,甚至是一種歧視;而這種極端的意識形態,透過太陽花學運及反課綱運動而擴大。蔡英文反倒是引用齊邦媛的話,來扣國民黨「白色恐怖」的帽子。

選戰進入最後階段,候選人未能提出具體經濟發展或兩岸問題等政策,反用瑣碎、跳接的政治話術,填補「垃圾時間」,實在令人無言。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And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