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社群的正義 世代認知的差異
分享分享留言列印
A-A+
2016-01-11 01:41 聯合報 趙哲聖/世新大學新聞系兼任助理教授(桃園市)


選舉前的周末,候選人遊街造勢之時,社群世界掀起另一波瀾,就是三姊弟布丁濫用網友愛心疑慮的消息。

新聞遠因,高中三姊弟因單親母親癌逝交由阿嬤照顧,父親出走,三人課餘自食其力在網路賣手工布丁,卻因為一筆惡搞六十六萬元假訂單,讓孩子寒心。消息經由臉書分享與媒體轉載報導後,大批愛心訂單湧入,成為當時社群集體正義的象徵與溫暖。

然而,成也社群,敗也社群。三姊弟在經營臉書社群時,文字與照片時間列,成為最翔實的多媒體日記,放諸在社群人肉搜索的大數據中。因為一起退貨處理失當的臉書回覆,網友成為柯南,從姊弟臉書與新聞中的「截圖和搜索」,爆出三人生活並不如外界認知窮苦,網民愛心濫用成為社群中「有圖有真相」的iPhone、機車、名牌衣服和高級大餐。

阿嬤被恐嚇與無聲訂單電話嚇怕,昨天更傳燒炭獲救,姊弟也在臉書對著網友道歉。這次社群事件,似乎反射兩大政黨近來具有指標型政黨廣告所勾起的「世代認知」問題。

民進黨「跟著孩子走」廣告中,高格速攝影機刻畫出台灣各行業角落的小人物,在慢速灰暗景氣、薪水、公平正義停滯進行式中,緩慢尋求新選舉的希望。最後旁白:「要跟著孩子走,因為他們知道,真正的未來是什麼。」

這裡的孩子,不會是巷弄玩耍小孩,應該是指有投票權,那些在學運與網路社群裡伸張正義,努力展現自己認知與決定的孩子。數位化世代的孩子,有著靈活操作的資訊步驟,議題聚焦的群聚效應快速,網民集體編撰、分析與評論的能力,操縱著這些年的社群演化步伐;懶人包替換重大法案,「小」清新事件取代沉重新聞,旅遊或團購資訊充斥,網路伸張各類的微小正義,如三姊弟布丁、賣茶葉蛋老伯等,就連食安風暴滅頂的各種觀點,都是網路社群中「孩子的正義重心」。

而國民黨「我是五年級生」廣告中的無臉男子,汲汲營營為生計打拚,整齊工作服裝,按時上班與超時加班,卻自述社會將他們形容為壞人。「為什麼他們說國家早已不存在?為什麼我的正義什麼都不是?誰製造仇恨?誰才是壞人?」

其實,五年級生在這些年不是壞人,而是在數位展演的社群世界中,他們只能沉默的作為觀眾,因為他們在「孩子」階段時,上網行為還是奢求;他們習慣新聞應從天下事、國家事,才到一些有的沒有的小事報導,他們會享受,卻不會動不動給自己旅遊上好餐廳的藉口。當然最重要,五年級生努力學習數位化因子,卻難以天性融入,總被認定為「新住民」。

當三姊弟消息在PTT與臉書中震盪起伏時,隔絕了外面候選車隊人龍;兩種氣氛能否拉在一起,就看世代差異能否因為孩子的數位動能,感化中間分子的隔閡,或是自覺資訊冒進的盲點。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And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