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經濟/停止追求政治獎盃
2015-04-21 02:13:28 經濟日報 經濟日報社論
執政黨力推的「加薪四法」,原本勢如破竹地獲得朝野共識,但就在二讀前因各種排山倒海般的反彈壓力而緊急煞車;爭取加入亞投行一事,也受到頗多責難。這幾個看似無關的事件,其實都是政府及立法院只求政治獎盃(political trophy)、不求實際效果毛病下的大問題。

嚴格來說,加薪四法除了中小企業發展條例的「加薪換減稅」一條外,其餘主要是要求企業盈餘分紅,並非加薪。盈餘分紅就是一般所謂的獎金,「加獎金」三法基本就是要求企業盈餘達一定門檻時,必須提撥一定比率給員工分紅。

但目前的草案既未定義到達何種盈餘門檻就需分紅,也未規定分紅的比率,姑且不論強制分紅與市場經濟的衝突性,也不論其對於公司制度、股東及勞工基本關係的影響,更不談企業有千百種逃避的門路,這種不知何時會來、會來多少、毫無預期性可言的「分紅」,對於改善受薪階級勞工的經濟生活,只有「天降橫財」的效果,意義非常有限。

真要改善低薪,必須從結構問題下手。例如國際勞工組織(ILO)早已經清楚指出,自己的薪水自己加,不能靠政府的蘿蔔及棍子。也就是要獲得實質的加薪,還是必須從貫徹勞動三權:團結權、協商權及爭議權下手,以工會為核心,藉由與資方的薪資集體協商,以及協商不成的鬥爭罷工,才能真正有效地達到薪資成長的效果。

台灣不分藍綠政黨,至今的政策主軸都仍以經濟發展為重,勞動三權的強化一向不受重視,在普遍欠缺實質意義的工會組織下,要加以落實,恐怕有相當的挑戰。因此,若政府或朝野各黨真的有心替勞工加薪,應該做的是創造出讓勞工更容易與雇主協商薪資的環境,而不是立法強制要求分紅。再者,加速基本工資的調漲幅度,也是引導加薪的手段,但這件事一樣困難。

再如日前引起紛爭的亞投行事件,各界都瞭解,即便北京主導有其政治風險,面對這個亞洲經濟新秩序,為了產業發展及布局著想,台灣完全沒有不加入的本錢。但是,看看政府的評估報告,對於產業效益的分析少之又少,完全沒談到從產業發展策略的角度,亞投行扮演的角色為何?有哪些商機?要如何協助爭取?很明顯地,等到事後各界批評四起,政府才開始腦力激盪式地羅列各種產業利益做為交代。

為什麼大家都看得清楚的問題,卻一再重複出現?一個可能就是,政府也好,政黨也罷,追求「政治獎盃」的心態遠大於講求實質意義。若以政治獎盃做為績效評量標準,則數量愈多,自然績效愈好,所以從法案、經貿協定到國際組織,都出現衝數量、不求效果的結果;對於實質意義的評估,不是完全沒考量,就是輕描淡寫地帶過。反之,困難但有效的路則沒人走。

政治獎盃的獲獎者是政府及政黨,未必是勞工、產業及經濟。因此,即便架上放滿了獎盃,也只有少數人沾沾自喜,卻對台灣幫助有限。況且,這種心態在國內或許還能騙些選票,但在國際上行走,就沒那麼容易。

例如政府近年來大力推動的各種國際經貿協定,一直沒有進展,除了北京的立場外,我們這種「只求獎盃、不求效果」的心態,很可能也是阻礙之一。若對方也是在尋求政治獎盃的國家,還有可能一拍即合;但若對方是美國這種態度上「重效果勝於獎盃」的國家,就會質疑台灣只想增加協定的數目,卻不關心協定的功能與落實,而不願隨台灣起舞。政府一時間或許很難改變這種過於重視「政治獎盃」的心態,但社會不能也跟著只會算獎盃,否則非但低薪、分配等國內問題解決不了,國際空間也會愈走愈小。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And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