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一 台灣怪談
分享留言列印
A-A+
2017-04-21 00:02聯合報 張福淙/會計師(台北市)


八田銅像被砍頭,顯示台灣還缺乏面對複雜歷史的氣度與成熟。本報資料照片
八田銅像被砍頭,顯示台灣還缺乏面對複雜歷史的氣度與成熟。本報資料照片
八田與一不是政治人物,他只不過是一個平凡的水利工程人員,最近因其銅像遭砍首,引發爭議,身為嘉義農村子弟,想閒話幾句。
我對嘉南水利灌溉問題有切身感觸,幾年前看了電影KANO,才知道有八田與一這個人;後來查資料,對電影情節硬把他扯入,極盡歌功頌德之能事,認為實在太牽強媚日,但也沒去理會。

嘉南平原本有天然河川溝渠,明清時代就有漢人墾植,絕非沙漠,不是因八田才變良田。烏山頭水庫僅有部分調節供水功能,不能總攬嘉南農田灌溉之功。

八田服務的是日本殖民政府,不是台灣農民,無恩可感。八田強奪民地,罔顧施工安全,使一百卅四名工人殉難。水庫完工後強徵水租,控制水源,用水分配不公,致民怨四起,搶水糾紛不斷。

小時候看到很多農民都是挖井抽地下水灌溉,即使不用水庫的水,仍要被徵收昂貴會費及水租。所以,對水利技師八田與一的吹捧,根本是謊話連篇,獨派將之塗粉抹脂成恩同父母的偉人,真是台灣怪談。

毀損八田銅像是微罪,頂多判罰金或易科罰金,但卻有人如喪考妣,把砍銅像頭的人當成江洋大盜限期抓拿,如此諂媚把台灣人當奴役的日本,真是作賤了台灣人的尊嚴。

水庫﹒八田與一﹒農民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And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