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合/自滿心態難以打通南向之路
分享分享留言列印
A-A+
2016-08-04 03:23 聯合報 聯合報社論


民進黨立委蘇治芬與學者、研究助理日前到越南預定到河靜了解台塑大煉鋼廠污染案,未料...
民進黨立委蘇治芬與學者、研究助理日前到越南預定到河靜了解台塑大煉鋼廠污染案,未料越南官方非但不給她登機證,還打算扣住蘇治芬護照。 圖/翻攝蘇治芬臉書
在台塑的越南河靜鋼廠因汙水風波遭罰五億美元之鉅款後,民進黨立委蘇治芬率團赴河靜鋼廠參訪,卻在當地遭遇護照被扣及全程遭公安監控的事件。對此,儘管行政院急忙聲稱此事不會影響「新南向政策」,但從越南政府接二連三的不友善態度,人們不難預知新南向之路必是一路荊棘。
越南是台商在東南亞投資最多之國家。近幾年,從大陸撤退的台商有上千家轉進東協國家,許多業者看好越南地理、人文上的接近性,又兼具跨「跨太平洋夥伴協定」(TPP)及「區域全面經濟夥伴協定」(RCEP)之優勢,因而優先選擇轉進越南。故此,越南不僅是我國南向的門戶,也是南進成敗的關鍵指標。然而,從兩年前的排華燒廠暴動,今年的台塑越鋼廠遭到超規格的重懲,及至蘇治芬護照被扣事件,都說明整個南進的門檻已經大大升高,政府或企業都不能天真到以為「有錢行遍天下」的傳統邏輯在此適用。

蘇治芬護照被扣事件,越方表面的原因是:訪問團一行申請「觀光」簽證,卻意圖從事與旅遊目的不符的活動。事實上,真正的理由則可能有二:一是擔心她插手台塑河靜鋼廠裁罰事件,致使問題變質;二是她此行預定拜會剛剛獲釋的越南異議人士阮文理神父,碰觸了該國政治敏感地帶。無論動機是否正確,蘇治芬的高調出訪,都顯示她沒有正確理解越南的政治氣候,也未保持自己身分應有的謹慎,因而招致羞侮性的待遇。

在外交實務上,除了元首外交,國會議員從事外交活動,其實也可作為我國與邦交國或非邦交國之間的有效聯繫和補充;從這點看,立委外交其實值得鼓勵。但從蘇治芬沿路在臉書上發表的訊息看,她卻似乎不知道如何拿捏自己的角色分寸,因此才會以觀光名義申請赴越,卻安排大量政治行程。包括,她在機場和海關人員爭搶護照及登機證,其言行舉止彷彿仍在台灣,以為「立委我最大」的邏輯可以橫行全球。以台灣立委這種自大自滿的心態,一路要外交人員協助排難解紛,或如這次立委日本訪問團攜家帶眷當成觀光,要說這能為台灣在外交上加分,恐怕是異想天開。

退一步想,不論從戰略或經濟觀點看,南向都是台灣必須積極開拓的道路。問題在,台灣政府的思維過於功利,無意下苦功作長期規劃與經營,卻一心只奢想收速效之功;這樣的心態,只怕難有所成。

檢視蔡政府的新南向政策,更存在三大盲點:第一,缺乏總體的戰略思維,只有開放免簽等零碎的打帶跑戰術,基本上不容易積累實質效果。第二,公然採取「對抗西進」的姿態發展南向,勢必招致長期經營東協的中共之杯葛;就算有時稍有寸進,也難免遭到報復性打壓,這是戰略上的自我矛盾。第三,台灣長期視東南亞鄰國為「後進」國家,心中存有根深柢固的歧視,自然難以平等友邦的友善態度交往。事實上這些國家近年發展快速,中產階級興起,已非昔日吳下阿蒙。何況,許多外籍勞工不僅有在台灣工作生活的經驗,不少嫁到台灣的新娘生下的新住民也已長大成人,這些因素都應該更善加利用。

最怕的是,政府為了推動新南向政策,一味吹噓並美化南向的優點,卻對於當地的各種政治、經濟風險避而不談,使台商誤入險境而不自知。例如,在台塑河靜鋼廠裁罰事件後,寒蟬效應隨即發酵,全球最大油商「阿拉伯國家石油公司」上月即宣布撤銷在越南的二二○億美元的石化投資計畫。此外,台塑化也宣布明年起將撤出在越南的成品汽油市場,原因是:越韓簽定FTA,韓國輸越油品只需課十%關稅,台灣輸往當地的油品關稅卻高達廿%,兩者難以競爭。

由此可知,推進新南向,必須有政府強有力的部署為後盾,光靠一張嘴是沒用的。

越南﹒蘇治芬﹒護照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And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