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聯合筆記/池塘邊的榕樹上,知了不見了
分享分享留言列印
A-A+
2016-08-04 03:51 聯合報 張立


「池塘邊的榕樹上,知了在聲聲叫著夏天;操場邊的鞦韆上,只有蝴蝶還停在上面」,這是羅大佑《童年》的開頭四句,竟然有好多都在消失中,寫景的歌詞,搬到現在幾乎成了「幻覺」。

池塘,蓋成高樓;知了,變安靜了;鞦韆,愈來愈少見;蝴蝶,玩起了躲貓貓;大概只剩下老榕樹還孤獨地站著。早一代童年景物已全然不同,這一代的童年還剩下什麼?

聯合報系願景工程,近日推出了「兒童心樂園」專題,檢視各縣市遊樂設施,赫然發現全台各地充斥「罐頭遊具」,這類以塑膠為主的器材,多以安全為訴求,但從北到南各地設施幾乎都長得一樣,當千篇一律的遊樂器材被玩膩了,「出去玩」已不具吸引力,「宅在家」變得順理成章。

比起幾十年前的公園,遊樂設施不是沒有變化,例如以往的滑溜梯多為磨石子的傳統樣貌,近年已有不同顏色與造型,但在一切以安全為主的大前提下,遊樂設施變得單調且個人化,孩子在玩樂中少了驚喜,少了與其他小朋友的互動,自然也少了接受挑戰後的成就感。

長一輩的成長過程相對艱困,遊樂設施選擇不多,有得玩就很開心;父母的照顧沒有現在仔細,摔破頭、扭傷腳,是再正常不過了。時代變了,休閑娛樂更多樣;少子化、生活富裕,家長對環境的要求更加挑剔,對孩子更加保護,若是誰家孩子在公園裡擦破皮、流點血,必然指著官員罵;對孩子過度保護,讓他們降低了挫折的容忍程度;包括對政府與學校等公權力的過度要求,反而忘記了自身在孩子成長過程中的責任。

手機、平板、電玩,化身保母,父母與小孩同在客廳也是各自滑著手機,鄰座同事寧可鍵盤上聊天,面對面時反而顯得尷尬;網路上活躍的鄉民,拉回現實世界,可能連應對進退的能力都有問題。不能面對人群、不能面對挫折,這是從小養成教育的缺失,責任應該不在小孩或是政府。

騎馬打仗、沙堆中砌城堡、池塘邊抓泥鰍,弄得全身髒兮兮回家,已是一個遙遠的夢,回不去了,大家終需順著時代的進化往前走,但科技只是讓生活便利的工具,童年不該只有手機、螢幕與罐頭遊具。

保母﹒少子化﹒願景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And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