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忍心 讓民間仇恨對立?
分享留言列印
A-A+
2017-04-23 03:51聯合報 孔子言/教(台北市)


二○一五年十一月巴黎恐攻事件中,一名法國記者喪失愛妻,他在臉書上寫著:「我不知道你是誰,我也不想知道,你是死的靈魂...我不會讓兒子在對IS的恐懼中成長。」

二○一四年最先被IS斬首的美國攝影記者福萊(James Foley),在殘暴的囚禁環境下,他積極安慰其他受害者,鼓勵大家不要喪失信心。他主動要求自己第一個被斬首,讓其他囚友可以有更多生存的機會。

他留給家人的遺言:「我知道你們想念我,而且為我禱告,我很感謝。我能感到你們每一個人與我同在,特別是在我禱告的時候。我祈求你們堅強篤信。即使在目前一片黑暗中,只要我禱告,就真的感覺能觸碰到你們。」留給世人與仇視他的人一個真正的福音與真理:天主是愛!

兩個案例都在提醒我們,唯有愛才能化解一切仇恨!唯有愛才能戰勝仇恨!

反觀國內,在「轉型正義」大旗下,老蔣銅像斬首如「理所當然」似的,而當八田與一銅像被斬首,台南市長馬上向日本「報告」修復計畫。而今再度有人對陽明山老蔣銅像斬首,讓人不禁要問:蔡政府何其忍心,要讓民間對立與相互斬首事件一直激盪起來?

民主進步不就是在認真溝通,尋求社會最大共識?民主不就是讓民眾有免於恐懼的自由?爭取言論自由,不就是也要尊重不同意見的發聲嗎?

相互包容才是溝通的起點,而今民眾動不動就去斬銅像,法律若是同樣採取「公民不服從」,接下來還相信司法改革是玩真的嗎?

大公執政,愛民保民如保赤子,為政者千萬別讓仇恨蒙蔽了人心啊!

八田與一銅像被砍頭,顯示台灣還缺乏面對複雜歷史的氣度與成熟。本報資料照片
八田與一銅像被砍頭,顯示台灣還缺乏面對複雜歷史的氣度與成熟。本報資料照片
陳弈忻/教(高雄市)

這是一股什麼樣的社會氛圍,讓大家相繼以砍銅像為生活目標,台灣該關注的議題不是在冷冰冰的銅像上,而是在民生議題與經濟發展上。

往者已矣,當初設立銅像的目的,已隨著歷史逐漸被還原而失去了意義,但是其存廢,豈是用「砍」的方式來決定其命運呢?這樣的做法,既沒有理性也很粗暴,更是會掀起一股暴戾之氣。

政府應該立即遏止這股歪風的滋長,不僅對違法者給與法律的制裁,同時修復銅像的費用,也應找肇事者求償,不管砍誰的銅像都一樣,讓這些砍銅像的人知所警惕,不管這個銅像人物在歷史的功過為何,畢竟這是公共財產,任何人都不可擅自決定其去留,更不是砍銅像的人說了算。

巴黎恐攻﹒司法改革﹒公共財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And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