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弒母 天下父母都打顫
分享分享留言列印
A-A+
2016-05-26 02:29 聯合報 彭懷真/東海社工系副教授(台中市)



冷血弒母的16歲向姓少年(前)、幫凶李姓少年(後)被移送地檢署轉送少年法庭。  聯合報資料照片 記者林昭彰/攝影
分享青少年犯罪是最嚴重的社會問題嗎?台灣多次的民意調查都顯示如此。表面上,比青少年犯罪嚴重的問題固然很多,但人們特別在乎,因為每一位青少年兇手都觸動為人父母的心,甚至可能撕裂大人的心,擔心自己的骨肉有一天會讓自己在絕望與痛苦中死去。
這次向姓少年殺害母親,極為恐怖。他預謀,又說服了昔日跆拳道高手的好友幫忙。先由朋友重擊母親,他利用此時搜刮錢財金飾,然後頻頻踹母親,一個多小時後拖行到另一處,拿出水果刀割母親的頸十幾公分,讓母親慢慢流血致死。母親慘死,他毫不在乎,變賣金飾手機,四處訪友吃喝玩樂。警方緝捕時,他正準備與朋友去金山泡溫泉。

FBI研究殺人案,特別注意犯案時間的短或長、犯罪地點的單一或變動、殺人工具的單一或多元、是否預謀、是否有同夥等等。如果時間長、地點不僅一處、工具不只一種、有預謀、有同夥,都顯示殺人的恨意特別強,不僅是要對方斷氣,更蓄意要讓對方在受盡折磨後死亡。向姓兇嫌,就是極為可怕的犯罪者,他殺的,正是這十六年來對他最好的母親。

四十四歲的母親,人生最後兩小時,飽受痛苦,被打被揍被踹被拖行,然後親生骨肉割頸,在極端疼痛中,昏迷乃至斷氣。這段時間,苦命的母親在想什麼?除了身體的劇痛,心頭更苦。從懷胎十月到生產,到短暫的婚姻結束,到獨自撫養兒子,到看著上國中的兒子不斷闖禍,到兒子一再要錢,到自己終於找到心愛的對象結婚,婚宴的喜悅剛結束九天,兒子逞凶,生命收尾…。

青春期的子女總是漠視母親,很少有兒女像父母凝視自己,看朋友、看手機、看自己愛看的,就是不怎麼在乎爹娘的眼神。母親的眼睛總是看著所生的孩子,一群小朋友嬉戲,母親最在乎的是當然是自己親生的。母親看孩子,有各種的角度—抱在懷裡、捧在胸前、舉高逗弄、幫忙洗澡、一起吃飯、提醒寫作業、載送上下學,不同角度,有各種的美,也常因此覺得驕傲。但這位母親,她在生命終點時,全身癱軟,趴在冰冷的地面,望著兒子,此種望,稱為絕望,生命將終止,心中徹底絕望。

FBI以各種罹難者的照片來教育警察,深具意義。每一位受難者的身軀都是教具,提醒罪惡的可怕與犯罪者的心態。描寫親子關係的畫面千百種,如果有一位畫家或攝影師,能夠把此種景象留下來,讓許多青少年看看,或許可以傳達千言萬語都說不清楚的訊息。

青少年犯罪嚴重嗎?只要台灣有一位青少年傷害父母,就打擊了天下的父母。千萬不要忽視十六歲少年殺害母親的事,無數做爹做娘的,都打顫!

殺人﹒警察﹒親子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And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