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合/拿出政治高度!讓同志戰死營內是可恥的
2015-10-08 02:01:45 聯合報 聯合報社論
「做對的事」和「把事情做對」,是兩種截然不同的境界,但許多國內政治人物似乎不知其間區別。朱立倫以「我責無旁貸」為由,在中常會發動抽梁換柱;洪秀柱則堅持「依道不依勢」,寧願戰死沙場。兩人都以為是在「做對的事」,但兩人的手段卻不像能「把事情做對」;朱洪的政治胸襟和高度皆嫌不足,才會發生火車在黨內對撞的事。

這次事件,讓外界留下極其惡劣的印象,朱立倫的責任當然要比洪秀柱大得多。朱立倫五月間輕率拋卻黨內對他的莫大期待宣布棄選,身為主席,他似乎沒有想過自己的決定會導致多嚴重的後果,而放任情勢隨意演變乃至日益惡化。如今,眼見局面一片狼藉,朱立倫決意擔起責任親自出馬,這或可謂是在「做對的事」;然而,他採取霸王硬上弓的方式強迫洪秀柱退讓,不僅踐踏了程序的正當性,也置洪秀柱和選民的感受於不顧。手法如此粗暴,必然引起反彈和批評,就沒辦法「把事情做對」。

所謂「做對的事」,只是自己的動機和目標設定,這並不困難。然而,要「把事情做對」,則必須思前想後,分析主客觀形勢,並根據情理、實力、後果作出判斷,選擇適當的策略和時機進行;這需要的,就是過人的智慧、胸襟和手腕。

朱立倫改變主意決定參選,若從寬判斷,應該不是他個人貪圖總統大位,以為自己出馬就有多少勝算;而是為了挽救立委選情,使黨免於在此一役面臨潰散式的大敗,以致未來數年無法回復。從這點看,他雖然反覆其行,但應該是經過反省,企圖糾正錯誤。問題在,面對提名變更的正當性,朱營和黨中央的解決方式,原應是出示具體的民調數字向洪營說明情勢之嚴重,甚至邀請洪營信得過的立委陪同分析利弊,以爭取洪秀柱之諒解;如此,洪秀柱便可能在大局考量下願意主動退讓,而不致鬧出惡言相向的內鬥醜劇。

遺憾的是,在正當性不足的情況下,朱營卻仍霸王硬上弓數度向洪秀柱逼宮。更不可思議的是,在朱立倫的逼柱三套劇本中,據聞還有一個方案是,若洪秀柱堅決不退,朱立倫將率主管集體請辭,留下一座空城給洪秀柱。儘管事態沒有走到那個地步,但幕僚群會想出這種「與汝偕亡」的絕殺之計,除了心術不正,更簡直將政黨之志業當成個人兒戲。這種如同市井割肉賭博的把戲,如何能展現處理黨政困局的胸襟和高度?

相對的,洪秀柱一片丹心代表黨出征,卻不時遭到同志詆譭、輕蔑,乃至背後插刀,卻仍堅持己任一往直前,她的堅韌令人佩服。在換柱的風風雨雨中,她能獲得許多死忠支持者力挺,正因為她身上保留了藍軍逐漸失去的某種正氣。但退一步看,當洪秀柱在堅持「做對的事」之際,她似乎也應平心靜氣想想:在這片內外亂局之中,自己有沒有辦法「把事情做得更對」。政治廝殺或對決是極其無情的事,一錯過良機,就要面對殘酷的敗績,肝腦塗地;那麼,現在如果把握機會和黨中央合作,接受「朱洪配」的提議,或者能為國民黨和自己的支持者打下更漂亮的一仗。在時機如此急迫的情況下,若能和朱立倫攜手合作,結束黨內的對峙之局,難道不是「依道」而為?

解鈴還需繫鈴人。如果國民黨不想走到玉石俱焚的地步,洪秀柱應該接受「朱洪配」的提議,和朱立倫並肩作戰;而要洪秀柱接受此議,則必須朱立倫放下身段,以合情合理的姿態求取她的諒解,並為她鋪設有尊嚴的下台階。如此,朱立倫才能堵住外界的譏嘲,認為他的忽進忽退全出自私心盤算,並濫用主席權威踐踏黨章和提名正當性。也唯有如此,洪秀柱才可能將支持她的能量轉為有助於大局的力量。

所謂「爾愛其羊,我愛其禮」,說的就是這種道理。朱立倫現在聲稱必欲「一肩承擔」,是因為不忍見黨的危殆,固言之成理;但在外界看來,他僭越了洪秀柱提名的正當性,這是「失禮」,難看至極。洪秀柱不改初衷,堅持要「戰死沙場」,深情可感;但如果不能戰死在與敵營的征戰,而是最後倒臥在藍軍營帳之內,這樣的志節豈不可悲?

朱立倫若不願這場戲演到血淋淋的地步,應該儘速請大老穿梭協商,並親自登門道歉。讓同志戰死營內是可恥的,遑論死在自己刀下;作為國民黨主席,朱立倫絕不能讓這種事情發生在藍營門口。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And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