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合/太魯閣族不想背獵殺穿山甲的黑鍋
分享分享留言列印
A-A+
2016-10-08 04:37聯合報 聯合報社論


花蓮秀林鄉開放大魯閣族合法狩獵被CITES列入禁止販運的瀕危物種穿山甲,引起國人...
花蓮秀林鄉開放大魯閣族合法狩獵被CITES列入禁止販運的瀕危物種穿山甲,引起國人譁然。 圖/取自臺北市立動物園 臉書原訂三日開第一槍的花蓮秀林鄉太魯閣族狩獵祭,臨時喊卡;原因是縣府依農委會規定公告准許他們獵殺穿山甲,讓該族背了大黑鍋。穿山甲名列世界瀕危動物紅皮書最高級,縣府竟核准原住民獵殺,惹來外界指責「野蠻」的罵名,從不獵殺穿山甲的太魯閣族消受不起,乾脆連狩獵祭都忍痛割捨。
狩獵祭喊卡,充分反映政府以「正面表列」訂定原住民各族可獵捕野生動物的作法,完全與現實脫節。農委會林務局不明就裡,即草率訂出准許狩獵的動物名錄;原民會則坦承,委託學術界執行的原民傳統文化調查尚未完成;核發狩獵許可的花蓮農業處則對職掌一無所知,只能核章發文。於是,莊嚴的狩獵祭以荒謬劇收場。

追溯這場荒謬劇的源頭,出在政府慣於以政治指揮專業的粗魯作風。蔡總統八月發表向原住民族道歉文,農委會隨即預告將開放原民在傳統領地取得森林產品,然後便迅即推進到准許太魯閣族得「限時、限量、限地」獵殺野生動物。政府發出的狩獵許可,不僅缺乏保育知識,更讓原住民平白背上野蠻的黑鍋。

狩獵祭緊急喊卡,不但讓太魯閣族感恩日失掉傳統祭典的歡樂,也連帶讓其他十幾個餘原住民族即將登場的傳統祭典背負社會壓力。政府的凸槌演出,主要是既不了解原民文化,又不了解國際保育趨勢。數日前,華盛頓公約組織第七次締約國會議才決議升高穿山甲瀕危至「最高級」,政府對此會議可能只注意到大貓熊從「瀕危」降等為「易危」,卻不知穿山甲在台灣處境多麼危急,才會鬧出這個大笑話。

原住民的狩獵習俗,在民國七十八年《野生動物保護法》三讀頒行後即受到限制;由於保育意識升高,社會日益趨向全面禁獵。相關的《森林法》、《國家公園法》也有禁獵規定,《槍砲彈藥管理條例》更讓原民徹底「繳械」,達成禁絕山林狩獵的可能。

近年,原住民「還我狩獵權」的呼聲日漸回溫,認為山林狩獵意義不僅限於肉蛋白之獲取,而具有耆老將如何與自然共生、祖靈相依相惜等傳統智慧傳授給年輕族人的意義,禁獵形同剝奪了原民的文化傳承教育。「還我狩獵權」的長期抗爭引起社會關切,終於在九十三年修正《野保法》時增列二十一條之一,准許原住民在傳統祭儀間可申請狩獵。問題在,這個條文將保育類動物也列入狩獵對象,引發更多爭議。

原民狩獵權與野生動物保護的爭論,今年三月因台東布農族原住民王光祿盜獵案將入獄服刑而升至最高點。王光祿因九十多歲的老母無法吃市場「打針的肉」,入山獵殺山羌、長鬃山羊;因孝親惹來牢獄之災,讓原民狩獵權爭議獲各界空前重視。

正反兩造二十餘年來雖各陳己見,其實不無交集。原民強調狩獵文化存有「與自然共生」的永續內涵,絕不致趕盡殺絕;野保界則表示了解原民山林文化其實具有保育精神,例如,布農族視獵殺黑熊如同犯罪,鄒族守護達娜伊溪谷澤及高身鯝魚,蘭嶼達悟族「終食祭」守護飛魚族群永續。在這樣交集上,原民狩獵權應獲得尊重,但前提是政府必須做好相關前置作業。

科學的前置作業包括:以監測、調查取得每一動物族群變化、遷徙、繁殖期等資料,據此訂出可以開放狩獵的數量;再輔以原民的山林智慧,才能守護這艘「諾亞方舟」。行政前置作業則包括:徹底了解各原住民族的祭典、禁忌,改以「負面表列」重訂准許狩獵項目、時間、保護幼雛等禁制項目。尤其,要對非原住民介入途徑有效掌握,防止漢人以高價利誘原住民盜獵,使獵物淪為商業市場的交易物。

山林保育與原民文化傳承可以雙贏,前提是政府尊重專業,完備前置作業,不可再以政治粗暴凌駕一切。

原住民﹒太魯閣族﹒農委會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And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