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合筆記/棒球人生:一朗的進、鋒哥的退
分享分享留言列印
A-A+
2016-09-15 03:45 聯合報 張立


馬林魚日籍球星鈴木一朗。 美聯社
馬林魚日籍球星鈴木一朗。 美聯社
職棒球星陳金鋒。 聯合報系資料照
職棒球星陳金鋒。 聯合報系資料照
運動員對於在球場上謝幕,有兩種態度,一是拚戰到最後,只要還能上場,就往前進;另一種則是急流勇退,讓美好身影留在球迷心中。前者的典範是鈴木一朗,後者是陳金鋒。
周日,桃猿隊要幫陳金鋒辦引退儀式了;球場上沒有最強,只有更強,後繼者很快就會刷新紀錄;而真正成就偉大球員的關鍵,其實是態度。

鈴木一朗的父親曾是棒球選手,因傷沒有繼續,而後極力栽培兒子延續自己的棒球夢;陳金鋒的哥哥陳連宏,身材壯碩,是個強打少年,哥哥頭角崢嶸引領弟弟往同一條路邁進。打球要成為國手,真要有獨特的基因及環境,不是光靠努力就行,只是,不努力一定不會有之後的朗神與鋒砲。

陳金鋒在談一朗的時候就說,「鈴木一朗為什麼那麼厲害,因為他很努力,他的努力已經超過他的天分」。

鈴木一朗二○○一年赴美之前,曾是日職太平洋聯盟連續七年的打擊王,跳脫舒適圈,初到美國時極不被看好,卻創下連續十球季兩百支以上安打的世界紀錄,讓日本後繼者知道有為者亦若是。

陳金鋒則是台灣第一個在美國職棒大聯盟例行賽出賽的選手,在此之前,台灣棒球員向上挑戰的場域都是日本職棒,例如二郭一莊的郭源治、郭泰源及莊勝雄,鋒哥一棒打開了台灣球員的想像空間。

時間回到二○○一年十一月,陳金鋒在世界杯單場雙響砲,轟垮宿敵日本。鋒仔當時振臂高呼,是一向在球場上低調的他,少見的激動。這是台灣棒球的經典時刻,許多老球迷回想當時,眼眶都還會濕濕的。

儘管競爭本來就是求勝,但鋒仔始終有著寬厚一面,多年後他回想這場賽事,談到被他打出兩分全壘打的投手中村隼人,不忘補一句「對他感到很抱歉」。尊重對手,是偉大球員的必備條件。

鈴木一朗同樣自持甚嚴,連對球棒的品質都近乎苛求,他曾說,「無論締造多少次紀錄,我仍然不覺得自己很強,我只會看到自己的弱點」。對於許多明明不是太強,卻只會看別人缺點的選手,一朗的態度,應如醍醐灌頂。

英雄終將告老,紀錄必然會破,一朗與鋒哥不必當神膜拜,我們該學的,是那一份「球來就打」的執著。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And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