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找回針砭時事的司馬文武,讚!
分享分享留言列印
A-A+
2016-08-10 03:43 聯合報 王瀚興/律師(台北市)

江春男請辭駐星代表,可謂具備讀書人之氣節,深表肯定與欽佩,但對有人以為是媒體與星國小題大做,在下有不同看法。

蘇東坡評傳有則小故事:有回一員外請蘇東坡吃河豚,品嘗良久,員外問蘇學士是否喜愛?蘇停下筷子說:「值得一死!」席間眾人哄堂大笑。

當然,河豚有專家料理,不會一吃封喉,但是有些人不把自己的命當回事,對別人的性命,自也不當回事。有回,蘇東坡與章惇同遊,對面有一處險要,章惇面不改色地經過吊橋,前往題辭,蘇東坡說:「子厚應該以後可以殺人吧?自己都可以拿命開玩笑,別人性命自然不會放在眼底。」日後章惇成為害人無數、誤國誤民的奸臣。

回到江酒駕事件,其不僅將自身安危置之度外,更對其他用路人生命危害甚大;章惇經過懸崖,至多玩自己的命,但酒駕是玩自己與別人的命。江先生乃國之謀士,星國則為我國與中共的重要橋梁,也是會談的地點,自應由老成持重之人坐鎮,豈可有躁進輕浮之舉?

古云:「禍患積於忽微」,今日酒駕而未能就任,卻因此癥候,免去日後不可測之大禍,我們雖少個江大使,卻還給我們一個針砭時事的司馬文武,豈不快哉?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And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