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保法 壓垮企業最後稻草
2015-05-22 03:09:55 經濟日報 記者林上祚、劉芳妙/台北報導

圖/經濟日報提供
分享工總等六大工商團體昨(21)日發出聯合聲明,強調長期照顧保險為社會福利的一環,不應以「照顧」勞工的名義,強制要求雇主負擔六成保費,否則企業每年將多增加361.6億元支出,恐成為壓垮企業的「最後一根稻草」。
六大強調,基於企業社會責任,雇主分攤員工長照險的負擔比率不應超過三成,政府福利支付至少應四成。

長照保險為長照雙法之一,其中長照服務法已經立法院三讀通過,預訂自2018年實施;攸關長照永續財源的長保法則由行政院規劃中,目前正在討論最關鍵的保費負擔比率。依規劃,雇主、政府及勞工的保費分擔比率分別是六成、三成、一成,雇主負擔最重,即使政院有意調整為五成、三成、二成,也是企業付最多,促使企業界緊急發聲,要求長照財源應由政府編列預算或另謀財源支應。

此外,近期政府更推動多項增加企業成本的政策,包括5月開徵水汙費、7月調高基本工資、明年全面實施周休二日,並預訂明年開放耗水費,以及開辦仿健保模式的長保等。

全國工業總會、商業總會,工商協進會、中小企業總會、工業協進會及電機電子公會等六大工商團體,昨天發出聯合聲明,表示贊同與支持政府針對國內人口老化趨勢建置長照法。

工總秘書長蔡練生表示,台灣雇主為員工支付的勞健保、勞工退休金等法定勞動成本占員工薪資的20%,遠高於日本的12.21%、南韓的8.96%、美國的9.67%,以及加拿大的10.23%。換言之,台灣雇主為員工負擔的非薪資報酬比率,已是先進國家的一倍,雇主的法定負擔很重。

蔡練生直言,很多人抱怨薪資凍漲,但基本工資調漲,加上二代健保、勞保等,合計已占員工薪資的20%推估,等於幫一位員工調薪1萬元,政府要抽走2,000元,企業寧可不調,這才是真正凍薪的原因。

他強調,政府財政不足,又要走向福利國家,卻不另謀其他財源,只想往企業「拔毛」,最後企業被迫轉單或關廠外移,傷的是政府及員工。image



財長示警 十大社保傷財政
2015-05-22 03:09:56 經濟日報 記者林安妮、李昭安/台北報導
財政部長張盛和昨(21)日透露,明年政府歲出一共編列1,400多億元支應各項年金保險支出,待2019年長照保險法上路後,十大社會保險將壓得政府財政喘不過氣,單靠目前稅收將無法長期支應龐大的社會福利支出。

行政院政務委員馮燕前天召集「長照保險法」草案審查,各部會對受保人、雇主、政府三方分攤費率仍有不同意見,預計下周一再召集審查,月底前將「長照保險法」草案送至立法院審議。毛揆昨說,費率如何分攤,「需透過討論、協商找到平衡點」。

張盛和昨天與內政部長陳威仁、衛福部次長許銘能一同出席行政院院會後記者會,相較陳、許兩人大談未來政府如何推動長期照護制度及落實居住正義,張盛和顯得有些心事重重。

張盛和說,待長照服務法、長照保險法陸續上路後,我國將正式成為社會福利國家,從出生到死亡,不論是產前檢查、幼兒津貼、12年國教、 失業救濟及老殘照顧,政府全都照顧到。

他提及,若政院最近送到立法院的房地合一稅制改革,能如期通過,並在2016年元旦上路,那麼預估新稅制上路第五年可收到174億元的稅、第十年收到278億元,這些錢就可全部用來支應長照支出與政府興建青年宅、社會宅費用。

不過,他認為,台灣長期要靠稅收支撐龐大的社會福利,很難撐,未來不只是要找財源,還要做支出結構調整,更重要的是面對台灣歲出結構僵化的事實,想辦法解決。


圖/聯合報提供
分享
image


六難題無解 逼企業出走
2015-05-22 03:09:57 經濟日報 記者劉芳妙/台北報導
如果說長照險是壓垮企業的「最後一根稻草」,近來縮短工時、基本工資調漲、缺水、缺電及環保等難題,剛好合成一把掃帚,逼得企業出走台灣。

商總理事長賴正鎰表示,周休二日是國際趨勢,企業界並不反對,但希望在縮短工時的同時,應給予企業彈性的加班制度,來應付急單和季節性需求。

企業界日前提出雙周80小時與每月加班時數放寬,是整體的配套作法,不過,現在每月加班工時上限為46小時,但每周工時卻縮短為40小時,這對特殊時段的企業,如急單趕出貨的電子廠或百貨周年慶時,雇主不好調整工時,最後訂單流失,反而不利勞工或經濟成長。

工總秘書長蔡練生表示,台灣投資環境不斷惡化,除了缺電、缺水、缺工,基本工資調漲,加上最近縮短法定工時至每周40小時,不讓企業員工多加班,一再加重企業負擔。

蔡練生說,以近期通過的長照法,每年總經費以健保每年總預算五分之一估計,雇主負擔六成,每年再增加361.6億元成本,即使負擔五成,也要308.5億元。


名家觀點/邁向福利國...別盲目躁進
2015-05-22 03:09:57 經濟日報 薛承泰
行政院在2011年3月通過《長照服務法》草案並送到立法院,和落實選舉政策白皮書「長照保險與立法四年內上路」有關。當年規畫「長照保險」作為政策目標,但因為了解條件要成熟並不容易,所以文字上不用「長照保險法」,而是「長照保險與立法」,希望能夠先通過相關法案,按部就班來達成。很遺憾!近年來大家都環繞長照保險法是否跳票或是否適當爭辯。

長照十年計畫經由民進黨時代規劃研究超過六年,才於2007年政院通過並訂於2008年開始實施。規劃期間,已有直轄市先行推動,內容與十年計畫並無二致,無論如何,政策能因此整合,有助於政黨輪替後的延續。

經過兩年經驗,鑒於當時規劃所依憑的資料差距達十年,已無法反映近年來高齡化新情勢,更由於2003年以來,台灣成為「超低生育率」國度,高齡化速度加快,世代的壓擠性也逐漸顯露出來。政府不斷滾動檢討,民眾長照需求也水漲船高!

如今《長照服務法》已通過三讀,但困境仍舊未解,亦即,政府應全力滿足當前世代擴大國家責任?還是與時俱進給未來世代留點空間呢?這個議題所對應的就是政府經費挹注的程度。

另一個關鍵議題為照顧人力的不足。目前近70萬失能人口當中,約有七成須密集照顧,外籍看護與機構擔負了其中的六成,換言之,還有20萬是由家人密集照顧。

這種情況將因為老人失能數上升以及外籍看護工可能減少進口,而陷入困境!大家會問,發展長照14年來,為何在人力進展如此緩慢?是不是在前階段光說不練,後階段練了但未投入呢?

推動長照服務法原因之一即在試圖解套,該法強調證照化,來提升照顧者的社會地位與待遇,以吸引國人投入,同時建置長照系統,在管理、服務輸送與內容加以統整,也有助於提升照顧品質。

總之,長照相關法規具有強烈的未來性,考量台灣未來高齡化極為快速,難有先例可循,政府宜有較長遠且務實的規劃,經費挹注不宜躁進!

財政部長張盛和鑒於台灣社福預算不斷成長,而認為台灣已步上福利國家,他當然是擔心日後財政負擔加劇。其實,台灣不需急著福利國家化,因那個美麗憧憬能存在的時間有限,遑論台灣租稅負擔率偏低,大量挹注經費頂多是曇花一現。且別忘北歐國家已步向福利國黃昏而不斷尋求轉型,台灣雖距離福利國還很遠,實不需自我殖民,盲目跟進!

因此,當政府難以加稅又沒有其他適當財源挹注時,何不增列「照顧寬減額」,對於僱用非外籍看護之費用列入,讓失能者家庭減少點負擔。

此外,可考慮提供「照顧者補助」,補貼因照顧失能家屬而未就業者,此舉雖杯水車薪,但能對家庭功能給予支持,基本照護技能也藉此普遍化,有助於健康餘命的延伸。

台灣當前照顧年邁長者的世代約為四、五年級生,他們是擁有最多兄弟姊妹可共同分攤父母照顧的世代。

活得久又和家庭經濟條件有關,政府經費挹注不僅要謹慎,也要注意再分配的當代與隔代效果,這已不是五年120億元夠不夠的問題了,而是讓這個社會安然地走下去!

十年後台灣老人占比將從今天的12%上升到20%,總統大選快到了,何不請候選人來談談:如何將台灣帶向2025年?

(作者是台灣大學兒少與家庭研究中心主任)

9大保險已占歲出22.5% 再加上長照保險…
2015-05-22 03:09:58 聯合報 記者李昭安/台北報導
財長籲嚴肅面對年金改革

財政部長張盛和昨天說,「長期照護服務法」三讀後,台灣進入社會福利國家,卻沒有社會福利國家應有財源;未來加入長照保險後,法律義務支出將越來越多,廿年後將占所有歲出百分之九十,「這是個僵化的預算,全國要一起面對,支出結構要調整」,須嚴肅面對年金改革問題。

衛福部昨在行政院會報告「長照服務法之制定及影響」,行政院長毛治國表示,要提供完整照顧服務,應有充足財源,依政府現行稅收,勢必無法將長照服務視為社會福利,完全由政府負擔費用,因此需要導入長照保險支撐長照制度。

行政院政務委員馮燕前天召集「長照保險法」草案審查,各部會對受保人、雇主、政府三方分攤費率仍有不同意見,預計下周一再召集審查,月底前將「長照保險法」草案送至立法院審議。毛揆昨說,費率如何分攤,「需透過討論、協商找到平衡點」。

張盛和說,北歐福利國家租稅負擔率很高,從百分之廿到四十以上都有,但台灣租稅負擔率僅百分之十二點六,全世界最低,要靠稅收支撐社會福利支出非常困難,因此除找財源外,「支出結構也要調整」。

張盛和表示,目前有九大保險,約占政府歲出百分廿二點五,未來加上長照保險後,法律義務支出會越來越多。廿年後就占百分之九十,「是僵化的預算」。

是否考慮加稅因應?張盛和未正面回答,只說房地合一課稅增加的稅收,將用於社福支出及住宅政策。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And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