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春山/未來中美競合 合作大於競爭
分享留言列印
A-A+
2017-04-11 00:29聯合報 趙春山


川習會終告順利落幕,結果雖不至用「雷聲大雨點小」來形容,但誠如會前各方預期,無論就會面的時間、地點和議程的安排看,川習會本身仍不脫傳統峰會外交的特質,即形式的意義重於實質的意義。涉及這次會面造成的影響,恐怕要看雙方檯面下的交易,以及後續的發展狀況,才能作出正確的評估。

對川習兩位領導人來說,見面本身就具有特定的意義,可以產生出口轉內銷的效應。對美關係一向是中共外交的重中之重。川普特殊的行事風格,尤其是選前那些帶有「反中」意味的言論,不但令中共感到不安,也覺得難以預測。習近平不能讓中美關係成為中共十九大前的一個政治風險,必須向國人證明他有能力處理好與另一個大國的關係。就此而論,習已取得美方對中共建構「新型大國關係」的口頭支持,也獲得美國持續其「一中政策」的承諾,這些算是爭到了面子。

川普在商言商,對實質利益的要求可能超越外交上的杯酒言歡。他上台後終於體會到當家之苦。當初提出的諸多改革方案連續受挫,那些重要的人事安排,也因忠誠和彼此理念不同,而遲遲未能就位。雖然習近平此行帶去的見面禮秘而不宣,但以常理判斷,他應該會對川普關注的美中貿易失衡問題表達一些善意,這對處於民調下降和政治風暴危機的川普執政團隊而言,至少具有若干療傷止痛的功能。而川普藉機對敘利亞採取懲罰性的攻擊,在習面前展現強人的作風,也算是一項意外的收穫。

由於期待值的大同小異,川習雙方都可以聲稱這是一次雙贏的會面,任何一方都不會有「相見不如不見」的感覺。換言之,中美關係還會繼續呈現「鬥而不破」的狀態。從現實主義的角度看,美國不可能不把崛起的中國視為潛在的對手;但另一方面,由於川普不能也不願扮演世界員警的角色,而中共又無意挑戰美國的霸權地位,故雙方不會把暗鬥升高到明爭,從而演成兩敗俱傷的局面。

展望未來的中美競合關係,合作的部分可望大於競爭的部分。首先,經貿關係就非屬一方所得即它方所失的零和對局。川普不能予取予求,習近平也不會照單全收;其次,針對北韓核武問題,中美的共同利益是促使朝鮮半島的非核化。中共不會放棄北韓的緩衝地位,也不願見到美國對北韓發動先制攻擊。因此,最佳的對策是運用經濟和外交工具對北韓施加壓力,並透過六方會談來協助維持半島情勢的和平穩定。就此而論,川習會的最大成就是把雙方的對話機制,從過去的戰略經濟對話和戰略暨經濟對話,擴大為包括外交安全、全面經濟、執法及網絡安全、以及社會和人文等四項領域的對話,使雙方未來的談判和合作內容更加豐富。

對兩岸關係而言,川習會的重大啟示是這兩位風格迥異的領導人,最後還是選擇走「談判代替對抗」的道路。川習能,為何兩岸就不能?我們認為,兩岸執政當局都應從「可操之在我」的部分,思考如何重開兩岸對話之門。我方官員曾表示,川習會中最好不提台灣。這個卑微的訴求,卻道盡了台灣處在「人為刀殂,我為魚肉」下的悲哀。面對未來美中競合關係的發展,我們除了消極地思考如何避免受到傷害外,是不是更要積極地思考如何有所作為,來爭取我們的最大利益。(作者為淡江大學中國大陸研究所榮譽教授)

川普﹒中共﹒川習會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And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