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合筆記/翁院長 真國士乎?
分享分享留言列印
A-A+
2016-04-18 02:33 聯合報 謝邦振


「中研院長是國家名器,地位重如國士。」翁啟惠說得好。

「眾人待我,眾人報之;國士待我,國士報之」。翁啟惠自許為國之棟梁的才俊,自不希望遭愛一般人的對待。擔任中研院長以來,台灣上自總統、學界,下至媒體、社會大眾,無不以國士尊崇翁啟惠。但捲入浩鼎案後,諸多行徑備受質疑,越解釋越混沌。我們也不禁要問,對待台灣,翁院長真有以「國士報之」嗎?

從傳真請辭到回國見馬總統、主持中研院評議會議,這半個月,浩鼎內線交易風波越演越烈,檢調介入調查,浩鼎的生技專業動搖,學術殿堂之王也被打成凡夫俗子,挽救中研院聲譽竟成了中研院的暗流共識。

翁啟惠請辭,總統未准,他回國更聲明表白,「台灣承受不起一個怯懦逃避的中研院長」。 然而,並非從美返國就不是逃避、就不是怯懦了。誠實面對各界的疑問與司法調查,或許是他唯一的機會。

立法院長蘇嘉全三個星期前曾說,翁啟惠如果好好講清楚,符合相關法令,如果有些瑕疵,民眾應該還是可以接受。翁啟惠對外聲稱自己未持有浩鼎股票,卻沒有同時說明女兒持有浩鼎股票,他的解釋是「沒有想到這個」,而「利益迴避揭露表」也漏列了,說是要補列。他今天到立法院教育委員會報告浩鼎案,這一部分如果立委認定只是有些瑕疵,也就過關了。

立委曾銘宗說立法院不會吃人,但這也難說。翁啟惠自己沒有浩鼎股票,卻幫女兒賣浩鼎股票,他的解釋,是「因為營業員一通電話主動建議,隨口回應賣了十張」。在立法院回答立委畢竟不是聊天,這其間關係重大,女兒股票的買進資金來源,全部買進賣出交易情況,都還交代不清,除非立委放水,否則他的「隨口回應」說,一定被窮追猛打。

就司法層面而言,包括女兒股票來源、市場進出,以及幫浩鼎解讀解盲結果影響股票市場,雖然翁啟惠自認「沒有這個意圖」,但卻可能是檢調要調查的兩大重點。翁啟惠日前的聲明,形容自己所造成的錯誤,都是因為「單純的發言」與「思慮不周」,如果檢調能採信,翁啟惠真的就像蘇嘉全說的,小瑕疵民眾還是可以接受的。

問題是,浩鼎案已有五人被列為違反證交法被告或限制出境,其董事長張念慈更以百萬元交保。這些人在解盲前三個月至解盲前夕,股價高點時出脫大量股票獲利。翁啟惠幫女兒賣股,也是在這段時間,有無內情與關聯,不但檢調要追查清楚,外界更是好奇等答案。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And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