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巴走廊難題 政變、領土爭議
2015-04-18 02:39:52 聯合報 本報記者林克倫
習近平下周造訪巴基斯坦,「中巴經濟走廊」成為外界觀察「一帶一路」戰略內涵的指標,而巴基斯坦國內的能源短缺、北部喀什米爾領土爭議,以及位處南亞與中東的地緣關係,諸多變數正是「一帶一路」能否成功的縮影。

「中巴經濟走廊」提出的時間,比「一帶一路」要早。李克強二○一三年甫接任國務院總理,首次出訪即是巴基斯坦並提出此概念,鎖定的投資標的是港口、高速公路、能源、鐵路等基礎建設,總額約兩百五十億美元。

電力是發展經濟的首要,以巴基斯坦為例,現全國人民的平均用電力不足八小時,首都伊斯蘭馬巴德的五星級飯店更是天天停電;沒有電、工廠無法開工,冰箱、電視等基本民生電子商品,也無從銷售。

目前大陸三峽集團已跟巴國合作,斥資五億美元在南部沿海大城喀拉蚩興建風力電廠,旁遮普省的水電站已開工興建,但印度河上游喀喇崑崙山的的水電站,則因位處喀什米爾領土爭議區,受到印度的抗議。

除電力與道路等基礎設施缺乏,政權更迭也是一大變數。巴基斯坦三大政治勢力依序是家族財閥、軍方與宗教勢力,現任總理謝里夫出身旁遮普省財閥,曾出了三位領導人的布托家族,則是信德省大地主。

從過去歷史看,財閥出身的領導人不重民生經濟,當民怨四起後、軍方趁勢介入,因軍方多平民出身、反重視民生;此導致巴國平均十年有一次軍事政變,且政變後竟出現經濟成長的怪現象。

在地緣政治上,位於巴國西南部、由中方接手投資的瓜達爾港,被外界稱為中國進軍印度洋的珍珠;然現沙烏地阿拉伯組十國聯軍打擊葉門胡塞武裝勢力,本質是什葉派與遜尼派的教派戰爭,何況還有個伊斯蘭國,使這個區域形勢更加複雜。

北京力推「一帶一路」國家戰略,希望透過基礎建設提升沿線國家的經濟生活水準,進而西出中亞,串連起歐洲、南亞與中東;其挑戰在於,沿線沿帶國家的政局多不穩、變數過高,全都考驗中共的「海外調控」能力。
穩住巴國經濟 降低疆獨變數
2015-04-18 02:39:51 聯合報 本報編譯張佑生
大陸外交部長助理劉建超介紹了習近平將對巴基斯坦進行國事訪問時,形容巴基斯坦是中國的「全天候戰略合作夥伴」。單從北京大力協助巴國發展核武來看,劉建超此言不虛。

就地緣政治角度觀察,巴基斯坦有牽制印度的戰略重要性,讓印度被綁住。然而,如同北京與華府之間的「鬥而不破」,讓巴基斯坦和印度處在一種可控制的不信任(managed mistrust)的狀態,才是最高指導原則。

國際事務專家馬安洲(Andrew Small)今年二月出版「中國—巴基斯坦軸心:亞洲的新地緣政治學」,書中指出北京長期仰賴巴國的三軍情報局提供阿富汗神學士組織和其他伊斯蘭激進團體的情資,盡量避免外力介入疆獨(東突)活動。

但隨著巴國軍方對激進穆斯林的掌控減弱,大陸民眾在巴國和阿富汗遇害的人數增加,北京的信心不免動搖,開始懷疑巴國軍方是否同情維吾爾人。

北京擔憂巴國中下層軍官的伊斯蘭化傾向。高階將領送子女到英、美留學,校級軍官則送小孩到中東深造。

在情勢尚未惡化到失控前,北京必須透過經濟走廊搞活巴國的經濟,進而穩定當地局勢,減少對新疆的衝擊。

弔詭的是巴國得先穩住局面,經濟才有可能成長。全天候戰略合作夥伴一旦陷入動亂,大陸難以置身事外。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And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