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川蔡和灣生 台灣敏感發熱
分享分享留言列印
A-A+
2017-01-03 00:15聯合報 王之相/南開科技大學副教授(投縣草屯)

135

漫畫 季青
從內政外交到國家認同,台灣社會瀰漫著好消息和壞消息,端看你我從什麼角度來詮釋。這種一人一義、十人十義的意識局面,可以說是一種熱鬧與自由,也可以說是一種啞然與虛無。
面臨著眼前一切不確定而未來又毫無方向的苦悶,或許年終演唱會裡大聲嗆愛或手機遊戲的盡情殺戮乃是生活中唯一的確定,只是這種短線的滿足,可能難以掩飾整體台灣社會的無力感。大家其實都在默默等待下一次選舉的來臨,因為選舉的對抗過程與結果勝負至少是台灣社會長期失眠下的安眠藥,只是我們怎能把一生都交託給安眠藥呢?

國民黨執政的後期,在國家層次上已經失去歷史論述的智慧與能力,過去現在與未來調性各異且不斷走音,國家空洞化的結果使它不僅失去政權而已。

民進黨執政之後,除了偶見安全盜壘之外,也無法在國家層次提出完整的歷史論述。過去現在與未來無法有結構地說成一個合理的故事,結果使原本空洞化的國家,看似「撥亂反正」卻又「撥正反亂」,落得台灣僅存些許的自主性也被迫出讓給國際依賴,一通川普的電話和一場灣生回家便使台灣敏感發熱,然而期待與失落之間使所有人都感受到前所未有的焦急甚至憤怒。

跨年已過,短暫的寧靜或許有助於我們回顧與前瞻,整合出一個再出發的篤定,畢竟人性需要走出虛無的泥沼,「生命終究難捨藍藍的白雲天」。台灣社會需要國家意識形態來安定人心;這意味著不是台灣要如何走出去,而是自家自在的根本問題。但無論這國家的故事要從何說起,有一種聲音是所有人都聽得進去的,那絕不是權力與得失,而是慈悲與善良。一如《浮士德》裡的名言,善良的人縱使在追求中感到迷惘,他終將意識到正途在那裡。

灣生回家﹒演唱會﹒川普﹒蔡英文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And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