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才流失、建設不足 台灣競爭力絆腳石
分享分享留言列印
A-A+
2016-06-02 04:12 聯合報 林建山/環球經濟社社長(台北市)


二○一六年IMD世界競爭力排名,台灣從第十一名掉到第十四名,與過去曾高踞第六名的輝煌,已不可同日而語。

國家經濟績效表現下滑最厲害,關鍵指標的「國內經濟」、「國際投資」、「物價」排名都嚴重後退,尤其國內經濟指標直墜廿一名,降至第卅名,從一軍掉成二、三軍。

除GDP成長率迭降外,國家社會的經濟韌性與多元性呈現遞退脆弱化現象,更是最須正視課題。國發會對此歸因分析是「經濟體質與結構亟待改善」,認為祇要依循總統所謂「進行經濟結構調整」,就可解決,其實是很有可疑的。

因為,無論是五大創新產業、創新轉型基金、國家級投資貿易公司、投資促進小組等策略性機制的推動與促進,都不可能三、五年內達陣作用,何況這些三年之艾事項,豈可能即時救燃眉困境呢?

IMD世界競爭力年報也顯露,目前台灣經濟的兩座大山:一是勞動市場保護主義,一是基礎建設滯後不足。

勞動市場的僵滯困頓,主要來自高度「自我保護主義」的剛性勞動法制,破壞勞動市場機制,限縮了人才供需之自由彈性,致使產業企業大量外移,就業機會為之閉鎖,市場薪資失去可以向上調適空間,致專業技能以上人才大量流失,經濟信心當然頹退難以振作。

基礎建設的滯後與不足,尤是造成台灣經濟前景「高度不安定性與不確定性」之癌。水電能源之「不可能之可能」及懸疑的預期,對投資營運安定性與前瞻性的破壞力最為深重。其次是知識經濟智慧化發展的硬軟體基礎建設之「量的不足」及「質的系統化範疇經濟性不足」,也是一大障礙。

至於基礎建設的滯後與不足,也有五個關鍵,影響至深:

一、國家產業政策囿於工廠經濟的保守思維,容納不下知識社會服務業主體經濟時代的自由開放競爭思維;二、投融資的財務支援體系,規則固陋保守,不能參與國際競爭;三、國家人力資本仍限定在「本鄉本土」層次,既弄不出自用人才,也吸引不來外力高材;四、國家級商務法制使系統化營運、價值網化營運、智慧化營運(IOT or IOE)及虛擬經濟營運,所涉及的組織架構法人格化、國際化企業購併自由度、事業團塊經營之策略結盟機制、終端市場營運作業規範化、服務人才之彈性調度等,幾乎所有經濟創新都變成不可能;五、政黨輪政「體制不連續」問題,對國家競爭力的傷害,最根本也最大。

這種種不可能與不可行的癌症腫瘤糾結,當然益發造成台灣未來的大不可能。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And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