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言文? 看香港經驗
分享留言列印
A-A+
2017-08-23 02:47聯合報 馮駿松/開南大學兼任助理教授(新北市)


高中國文課綱文言文篇數一減再減。 (本報資料照片)
高中國文課綱文言文篇數一減再減。 (本報資料照片)
教育部課綱審查會欲將高中國文課之文言文降為十篇,平均一學期只需念一至二篇,在此願將香港近年中文文言文課程之變化過程提出供參考。
自一九九三年開始,香港教育局就將中學會考的中國語文科挑選了廿六篇範文列入課程中,其中十三篇為文言文,十三篇為白話文。但二○○七年起,改將課綱下放交由各學校老師設計合適學生程度的課程,中文科評級方法會取消了這廿六篇範文,也就是高中沒有文言文課文。

然而,在經過二○一二年首屆中學文憑考試後,不少人都認為中文科成了文憑考試眾多科目之中的「殺手」,在四個核心科目(英文、中文、數學、通識教育)中的整體公開考試及格率為最低,而學界亦把學生的中文水平每況愈下歸咎於中學文憑考試的課程取向,並重提加多文言經典範文篇數。

香港教育局最後提出十二篇必讀古文:宋詞三首(蘇軾《念奴嬌》、辛棄疾《青玉案》、李清照《聲聲慢》),唐詩三首(李白《月下獨酌》、杜甫《登樓》、王維《山居秋暝》),諸葛亮《出師表》,論語《論仁》、《論孝》、《論君子》,蘇洵《六國論》,司馬遷《廉頗藺相如列傳》,孟子《魚我所欲也》,韓愈《師說》,柳宗元《始得西山宴遊記》,范仲淹《岳陽樓記》,荀子《勸學》(節錄),莊子《逍遙遊》(節錄),列入中學中文課程並列入二○一八年文憑試考核中。而這十二篇文言文也只是中國千年文學精髓之一二而已。

反觀我們課綱文言文網路票選的結果,文言文僅有陶淵明《桃花源記》、蘇軾《赤壁賦》、司馬遷《鴻門宴》、范仲淹《岳陽樓記》四篇入選,其餘均為台灣古詩文,其中「七星墩山蹈雪記」是灣生(日據時代在台灣出生的日本人)寫的文言文。兩相比較,直可讓有識之士毛骨悚然,在此拜託教育部高官三思之。

課綱﹒教育部﹒灣生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And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