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合/蔡英文要小心「尾巴搖狗」現象
分享分享留言列印
A-A+
2016-08-23 02:59 聯合報 聯合報社論


蔡英文總統日前在台北賓館與媒體茶敘表示,「不希望別人用一百天來評斷我個人執政的成...
蔡英文總統日前在台北賓館與媒體茶敘表示,「不希望別人用一百天來評斷我個人執政的成敗」。 聯合報資料照片 記者陳柏亨/攝影
蔡總統執政三個多月,並未給台灣帶來新的氣象,官僚顢頇依舊,內政、外交、國防脫軌事件頻傳,社會對立焦躁氣氛則隱隱發作。蔡英文希望外界不要僅以百日來評斷她執政的成敗,但我們也要提醒她:政府的「尾巴搖狗」現象若不能儘快消除,再下一個百日恐將民怨滔天。
說準確些,如果從一月十六日蔡英文當選時起算,迄今已超過七個月,計兩百多天。換言之,蔡政府今天的表現難如人意,和她在四個多月執政準備期的蹉跎有關,而這當然也和政府團隊的過度自信有關。如今,內閣表現離離落落,整個政府執政的方向和戰略不明,一再淪為消極的危機處理,終至無力為台灣形塑新的願景,能不讓人遺憾?

新政府的「尾巴搖狗」現象,表現在兩方面:在主觀面,是總統面對國政優先次序的混亂,重枝節而輕根本、重表象而輕制度,難以建立有說服力的價值信念。在客觀面,蔡英文原企圖走一條有別於陳水扁的中間理性路線,但面對民進黨及社運團體的掣肘似乎難以自持,不斷作出妥協或迎合。一再轉彎、修正的結果,路線特質和目標也逐漸消損、模糊。

先談前者。總統的責任,在帶領政府部門對國家發展作全方位的擘劃執行,並提出可堪想像的願景召喚人民前進。但新政府就位百日以來,似乎還未擺脫「競選」和「在野」心態,一心只想著政治上的扳回或扭轉,想著各項歷史問題的抹平或追剿,乃至於政策及人馬的更汰和重置。既充滿這類思維,所有心思即專注在計較「過去」,看不到「現在」的問題,遑論未來願景。

當然,蔡英文提出的某些改革主張是有意義的。例如,年金改革已到極其迫切的地步,司法改革則一直是人民怨懟所在,應該推動。然而,諸如追討國民黨黨產、推動轉型正義、修改課綱等作法,則落入了政治惡鬥和割喉之戰;甚至因為手段霸道,以政治踰越法制,而顯得正當性不足,卻攪得社會不寧。

問題在,蔡政府把改革議題打得虎虎生風,多數民眾關注的民生施政卻受到嚴重漠視。例如,台灣經濟久無起色,人們幾未聞蔡總統有何高見,而經濟部長展現的則似乎只是在幫總統的「非核家園」撐場面,別無關注,遑論財政部長幾已變成隱形人。在當選之夜,蔡英文承諾「民進黨會優先處理人民關心的法案」,但今天人們看到的,卻是民進黨濫用國會優勢擴大鬥爭,臨時會優先通過的法案均與民生無關。更讓人扼腕的是,連瘦肉精美豬、日本核區食品等食安事項,政府都輕易想要髮夾彎放水。如此本末倒置偏離主軸的施政,如何教人民有感?

再談第二種「尾巴搖狗」現象。蔡英文原企圖跳脫陳水扁的窠臼,在黨、政之間劃出更清楚的界線,但英派路線似乎難獨撐大局,隨即因執政大餅的利益分配受到黨內挑戰;而林全內閣表現不佳,更成為民進黨各派系指責及勒索的藉口。不僅如此,蔡英文把各色社運團體在她競選期間對馬政府的抗爭都視為「夥伴關係」,除大肆犒賞,甚至將這些特殊案例的主張當成主流價值宣揚,而不顧其適用之局限性,及可能引致的反挫力。這樣的選擇,也導致蔡英文的思路和作為每每走向偏鋒。一味迎合少數的作法,或可宣稱是在表達某些理想,但其反義就是不務實;畢竟,總統是要領導多數而不是被少數領導。就行政和法治而言,這不利爭取多數民眾的認同,且其間隱含鼓勵抗爭的意味只會誘發更多不滿,使政府窮於處理。

就總統的四年任期而言,百日執政只是起步,尚不足蓋棺論定。然而,看這百日的紛紛擾擾,總統和閣揆民調支持度的急墜,民眾不滿之聲四起,蔡英文不能不警惕她的路線將何以為繼。民眾對四年政黨輪替的期待若撐不過百日,台灣要怎麼辦?

蔡英文﹒民進黨﹒願景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And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