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二八70年 我有一個夢
分享分享留言列印
A-A+
2017-03-04 04:01聯合報 高希均/遠見.天下文化教育基金會創辦人(台北市)


在政治事件處理上,我從不贊成以牙還牙;也希望從歷史中,擷取教訓的意義。

(一)一個機會半個夢
半世紀來,面對台灣政治權力濫用、黑金政治弊害,及政治事件受難家屬悲憤,我一直在做三個夢:

第一個:如果我擁有龐大權力,我會清廉、無私、思考每個決定是在增進人民福祉。

第二個:如果我擁有龐大財富,那是取之有道,而且我會很慷慨地「取之於大眾,用之於社會」。

第三個:如果我是政治事件受難家屬,我會做痛苦決定:選擇寬恕,放棄以牙還牙。

可惜,這個夢想,無法在實際作為中驗證;因為自己從沒掌握公權力,從不是有錢人,也不是受難者。這就是說我無法以事實證明自己可在權力、財富、怨恨誘惑下,不被腐化、軟化、同化。

十年前出現一個機會,可實現半個夢想。二○○七年是南京大屠殺七十周年。我在大屠殺前一年(一九三六),於南京出生。幸運的是大屠殺三個月前,雙親帶孩子搬到蘇州,逃過一劫。但雙親常提及受難親友及鄰居。因此,我至少是「半個」受難人,那麼我如何看待不幸的災難?

(二)日軍的南京大屠殺
受過現代教育的人,很少不知道小安妮.法蘭克的日記?「辛德勒名單」影片?及納粹加害猶太人的罪行?可是,世界上有多少人知道「南京大屠殺」?就連我們政府,也沒有認真地告訴過人民。

諾貝爾和平獎得主維厄瑟爾(Elie Wiesel),曾是納粹集中營中倖存小囚犯,就曾提出警告:「遺忘大屠殺,就是二次屠殺。」他被譽為「猶太良知」。

一九三七年十二月南京被占領後,日軍展開大屠殺,遭到集體射殺的約十九萬多名,分散屠殺的約十五萬多名。日軍屠殺的殘酷難以形容,並至少強暴我婦女二萬餘人。

戰敗德國,承認屠殺猶太人的罪惡;戰敗日本,面對中日戰爭各種暴行,卻仍然企圖否認。在二次訪問以色列中,特別去參觀台拉維夫「散居各地猶太人史蹟紀念館」。二樓一片牆上,上面寫著:「一九三三年希特勒在德國掌握了實權。在他指揮下,德國人及其同謀者屠殺了六百萬猶太人,其中一百五十萬是小孩。當他們為了生存吶喊時,世界各國冷漠地旁觀著。」

如把場景搬到南京,更逼真實況是:當卅多萬中國人生命遭到屠殺時,各國冷漠地一無所知。

(三)不再有噩夢
另一個夢是目睹二二八七十周年前後產生的不安:怎麼會利用一個撫平傷痛,避免歷史重演的悲劇,不斷操縱族群議題,會激起社會新的對立。蔡總統臉書對二二八事件指出:「轉型正義的目標是和解,而不是鬥爭。」我希望這宣示,真能切除了悲情、仇恨及族群操作的擴散。

讓七十年前悲劇,轉變成今天二千三百萬人記取教訓,和諧共處,命運一體的新力量。

脆弱台灣再經不起內耗,家不和萬事衰,我再也不會有噩夢。

猶太﹒南京大屠殺﹒德國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And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