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清志/銅像世代的覺醒
分享分享留言列印
A-A+
2016-03-04 02:34 聯合報 李清志(實踐大學建築設計系副教授)


從小我就生活在遍布偉人銅像與畫像的圖騰世界裡,小學時每天到學校一進校門,就看見嚴肅的國父望著我,搭公車經過圓環,就看見不知名黨國大老銅像站在高高的平台上;周末到公園玩,也可以看見蔣公銅像雄偉的身影。

上了國中,學校規定每天進校門必須向蔣公銅像敬禮,否則會被糾察隊登記名字,調皮搗蛋學生,也會被訓導主任叫去蔣公銅像前罰站,望著蔣公銅像悔過。

教室裡、禮堂裡,所有的公共空間都在前後懸掛國父與蔣公的照片(曾經我在上英文課時發呆,望著國父畫像,覺得我剃三分頭的時候,跟他長得好像),不過當年並不覺得有什麼奇怪,因為我們是屬於「銅像世代」的人,偉人的銅像、領袖與國父的照片,都是「銅像世代」習以為常的事物。

「銅像世代」是一群被催眠的人們,從小就被灌輸領袖多麼偉大,在領袖崇拜的儀式中被催眠,唱著歌說領袖是民族救星,是世界的燈塔!以至於蔣公去世時,我幼小內心多麼驚恐難過,覺得有如是世界末日一般;那些銅像、巨幅照片等物件,其實只是催眠的道具,它們被精巧地布置在道路端點、公園正中央、教室禮堂的中軸線,甚至是中央山脈的最高處,目的就是要時刻提醒你,誰才是老大哥?誰才是偉人與領袖?好像催眠大師放了某一首音樂,我們就陷入被催眠的狀態,服從他所設定的指令,乖乖地去遵守他的命令!

解嚴前台灣銅像的密度曾經是世界上數一數二的,大概只輸給北韓,以至於大家都患了「銅像麻木症候群」,意即每天看見銅像,其實內心卻視而不見,根本不在乎銅像是誰?跟我有什麼關係?之前仁愛路圓環銅像未拆除前,許多市民根本不知道這座銅像是誰?都以為應該是蔣公或是國父(其實是于右任)。解嚴後,大批被拆除的蔣公銅像無處可去,最後被集中在桃園大溪的「蔣公園」裡,在那個山谷裡,好幾百個蔣公銅像加上國父銅像,被集中安置在一起,十分「超現實」!是我最喜歡推薦陸客去參觀的地方。

解嚴後,雖然不再豎立新的政治偉人銅像,但是仍有許多銅像殘留,我們也依舊繼續著某種領袖崇拜的儀式,我們繼續對著國父遺像鞠躬,喃喃自語著那些我們也不是很理解很相信的遺囑,因為是「銅像世代」,我們仍舊沉睡在某種催眠的狀態裡。

有時候,我很羨慕新世代的年輕人們,他們在解嚴之後出生,聯考不用考三民主義,考建築師也不用考國父思想,銅像對於他們並不具催眠的功效,以至於他們敢對銅像做出許多搞笑、Kuso的事情。像建國中學學生每年都把校門口的蔣公銅像變裝,變成小王子、太空人等有趣造型,以前師大的學生也曾把校門口的蔣公銅像(現已拆除),改造成黑人運動員,幫他穿上垮褲、裝上義肢手臂拿火把等。

身為「銅像世代」的我們,或許是應該要覺醒了!

拿掉那些催眠我們的道具與裝備(雖然基於某種懷舊的理由,我們還是習慣看到領袖照片以及偉人銅像),讓自己從過去被催眠的魔咒中清醒!重新去觀看這個世界與社會,才不會讓自己成為過時迂腐而不自知的悲劇人物。

(作者為實踐大學建築設計系副教授)



聯合新聞網粉絲團 隨時上線都有新發現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And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