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血淚教訓:跳脫極端宗教
2015-11-15 02:22:52 聯合報 余豈/大學教師(嘉義市)
人類大概是生物界裡,唯一會以「信念」不同當理由,就千方百計排擠、迫害「異類」的物種。其作法含蓄的,嘴上咀咒「異類」下地獄,而甚者,以宗教操弄政治於掌心,公開進行迫害與殺戮!

理想中,宗教講求寬容,但當今社會卻不乏極端宗教信奉者只對自己寬容,更把那種自私縱容當成精神寄託,虔誠相信自己的惡行,是步入天堂之唯一道路。伊斯蘭國剛承認策劃巴黎恐怖攻擊,那些「視死如歸」的炸彈客,即印證了此荒謬心態。

迫切的質疑是,我們真的需要宗教才能當「好人」嗎?我們又有何資格去認定,哪些宗教一定優於其他「異類」宗教呢?

從歷史上看,宗教起源於人類對宇宙的好奇,但血淚斑斑的近代史,也明白指出,宗教亦是掌權者宰制被奴役者的最有效手段。

從古代十字軍東征、後來的以阿戰爭,到如今邊口誦「Allah Akbar」邊射殺群眾的恐怖分子,宗教理想境界離我們愈來愈遠。

此爭辯猶如美國槍枝氾濫,一次又一次的校園射殺,右翼反槍枝管制者仍辯駁,有錯的並非槍枝,而是用槍枝的人。但若慘案不斷發生,難道不該針對「犯案工具」進行適當控管?

當宗教龐大勢力變成箝害民主自由的黑手,非但不避諱強勢介入政治,甚至以獨裁專制手段進行愚民洗腦,我們還能相信那滿天神佛的慈眉善目嗎?

今日世界,與各種宗教發跡的時代背景相去甚遠,幾千年前安定社會的力量,很難一成不變地維持其立論基礎。而現代政治之所以保障信仰自由,乃是立基於對民主自由之保護,因此,當宗教與民主自由相衝突,尤其在中東等未開發或開發中地區,人類必須跳脫極端宗教,從歷史錯誤中思考出一條全新的文明之路。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And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