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聯合/水電均面臨短缺,民進黨可有解方?
2015-04-28 02:27:48 聯合報 聯合報社論
核三廠昨天因火警停機,台電啟動核一、二廠緊急柴油發電機組發電,以補不足。台灣近來苦於旱象,許多農田休耕,石門水庫供水區已實施供五停二措施;而如今在民進黨反核四、反燃煤及禁止核電廠延役等杯葛下,電力吃緊的問題正日益嚴重。水電的「兩缺」問題若不從長計議,繼限水之後,台灣很快就會出現限電危機。

尚未進入用電高峰的盛夏,台灣近期供電已頻頻出現異常。首先,四月迄今已有逾半數日數的供電備轉容量率,低於十%的吃緊警戒線;而去年四月全月備轉容量率,都超過十%。其次,今年四月一日,全台供電備轉容量率低到僅剩五.二五%;依規定,備轉容量率低於六%,即代表供電進入警戒,系統限電機率大增;反觀去年,備轉容量率直到盛夏用電高峰的七月十四日,才跌破六%。

經濟部官員坦承,今年供電吃緊發生時機比往年早,依此供需,快則明年,慢則二○一八年,缺電將成為我國經濟發展的常態性風險。今年供電吃緊提前發生,主要是核一廠一號機因為燃料水棒連接桿鬆脫造成歲修延宕,迄今未獲准重啟;加上其他核電廠與燃煤、燃氣火力發電機組排定歲修,基載供電減少,供電馬上吃緊。春天就電力吃緊,意味到夏天家家戶戶都開冷氣時,就隨時可能跳電。

最近幾年,台灣電力陷於一個「只管限、不問供」、「只要電、不要電廠」的弔詭情境。撇開社會反核情緒高漲不談,在核四封存後,民進黨近期提出的兩項能源政策,更是一味要求限制核能及火力發電的開發,卻完全不提這些電力缺口要如何彌補,彷彿台灣仍是電力淹腳目的國家。

民進黨上月提出「新能源政策」,可視為蔡英文二○一六競逐總統大位的能源政策綱領。其中,民進黨除宣示核四停建、核一、二、三廠不延役外,還要求台灣「綠電」在二○二五年以前要占總發電的兩成,並要求提升現有發電機組的效率,以增加電力供給。

這種只訂「目標」、卻不畫出「路徑」的能源政策,簡直是「說得容易」。依經濟部規畫,我國預計在二○三○年完成千架風機、百萬太陽能屋頂計畫,屆時共可生產一百七十億度「綠電」。而民進黨版的綠電目標,不僅比政府的規畫提早五年達標,發電數要達到五百億度,等於要建設多出三倍的風機或太陽能屋頂,才可能達成。問題是,近年國內風力發電面臨強大阻力,到處都在「反風車」,民進黨要擴增這麼多的綠電,不知從何而來?

民進黨的新能源政策,對於提升「發電機組效率」,也只是含糊帶過,它卻未向社會坦白:所謂增加發電機組效率,就是要靠燃煤與燃氣等火力發電;這類電力,前者較便宜卻會造成汙染,後者乾淨卻得大漲電價。民進黨執政的中部六縣市日前發表宣言,要聯合推動禁用生煤與石油焦,前者等於禁止台中火力發電廠、麥寮汽電等燃煤火力電廠繼續運轉,而這幾座廠的基載電力去年占了全國尖峰用電的四分之一電量,如果禁了,缺電來得更快。

即便是強力推動以綠電取代核電的德國,近年也以燃煤發電作為替代選項。而民進黨卻自認可以超越德國,既不要核能,也不要燃煤;這種「大躍進」式的冒險思維,民眾真能相信嗎?更矛盾的是,民進黨一方面主張提高火力發電效率,以補充廢核的不足;但另一方面,其執政縣市又大張旗鼓反對火力發電。從選戰策略看,這是要吸納反核選票,同時也要爭取反火力汙染的民心;但試問,一路反到最後,大家要用的電從哪裡來?

台灣一直存在供電不正義的問題,北部用電多,需仰賴中南部的火力發電北送,汙染卻留在中南部,這是中南部民怨的根源。要解決這些民怨,除了積極推動綠電,也應推動老舊火力發電廠更新,採用效率更佳的機組降低汙染,並在北部增設天然氣發電機組,降低對中南部電力的依賴。如此,才是長久可靠之計。

電力是一個選擇的問題,必須在安全、效能、價格、汙染承受度之間,作出精密的計算與平衡。而民進黨一味否定既有電廠,對新能源又只能空中畫餅;但當限電的危機降臨時,它能變出電來嗎?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And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