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合/兩種辜負:陳水扁到馬英九
分享分享留言列印
A-A+
2016-05-19 02:17 聯合報 聯合報社論



馬英九總統即將結束8年任期卸下總統職務。 圖/本報資料照
分享八年前,馬英九在扁家貪瀆醜聞中意氣風發地崛起,整個民進黨幾乎被打趴在地。誰料,八年之後,他竟是在「九趴總統」的譏諷下黯然告別總統府。更悲慘的是,經過他執政的八年,國民黨從中央到地方皆敗得潰不成軍,江山殘破,不知如何收拾。
今天是馬英九在總統府的最後一天,在下班熄燈離開時,他可能仍在企圖說服自己:這八年兢兢業業,從未愧對國家。無論如何,人民逐漸遠離了他是冰冷的現實,馬政府許多施政無法順利推動也是殘酷的事實;而國民黨內離心離德,他也有不可推卸的責任要負。更重要的是,台灣近年經濟一路下坡,前景黯淡,他卻開不出解方來止住頹勢;「六三三」一路跳票,是他失去民心的癥結所在。

以陳水扁的八年為對比看馬英九的八年功過,儘管兩人都辜負了民眾的期待,不過在本質上仍大有不同。陳水扁號稱「台灣之子」,其執政的八年是玩法弄權、見縫即鑽,利用權力來增益自己家族和親信的風光,利用衝突來擴大操弄人民感情的空間。最後,他深陷貪瀆風暴,違法踰矩無法自拔,終於鎯鐺入獄。馬英九的特色,則是謙抑保守到畫地自限的地步,以為溫和可以感動對手,以為退讓能爭取好感。這種「唾面自乾」的風格,卻導致自己的元首權威掃地,政府行動的魄力減損,人民也失去了對他的敬意。

陳水扁和馬英九同樣出身台大法律系,前者是視法律為無物的政客,後者是奉法律如天條的法匠;兩人分別當了八年總統,卻使台灣陷於原地打轉的漩渦。陳水扁的作為,除驗證「絕對的權力、絕對的腐化」的鐵律,更說明貪瀆政治如何藉由「本土」的包裝,騙得人民團團轉。這種手法,八年之後,似乎仍有捲土重來之勢。馬英九的困局,則說明一個徒有理想而缺乏鬥志的總統,如何在消極自持的守則中,失去了因應環境變動的能力。他的溫良恭儉讓,終歸止於個人教養的層次,無法化為推動社會進步的能量。這點,馬總統在為自己的無能辯解之餘,是他必須認清的事實。

如果再站高一點看,陳水扁八年的濫權貪瀆,和馬英九八年的欲進不前,難道只是兩名元首失職所致,別無其他因素?試想,如果台灣的民主真如台灣自豪地那般美好,如果政黨政治真如我們想像的那麼健全,為什麼在陳水扁貪婪腐敗之際,沒有任何監督機制提出示警,黨內反對者立即被打成「寇」;在馬英九疏離人民卻自我感覺良好之際,為什麼黨內外的諍友不全力向他提出諫言,政壇唯聞一片詛咒之聲?

這裡顯示的問題有三:一,全民直選的總統擁有莫大的權力,但在他們做錯事或不求作為時,我們在政治上有何鞭策機制來提醒他們及時導正?二,當台灣政黨政治發展成藍綠惡鬥,朝野以奪權、互相毀滅為目標,「忠誠的反對黨」即不可能存在,國家和社會的利益也必然遭到犧牲。三,政黨輪替的意義,在於人民可以透過選舉汰換不適任的政黨;但如果缺乏深刻的檢討,政黨輪替將淪為一個彼此拉扯、互相清算的垃圾處理機,卻無法提煉出品質更好的政治。

從陳水扁的八年,到馬英九的八年,表面上看,台灣似乎在常態的政黨輪替中保持穩定的前進;但實質上,這整部民主機器,除了供人民自由、公平的投票之外,政府解決政經、社會、民生各項問題的能力卻毫無增長。更令人擔憂的是,在藍綠互相指責及仇中恐中意識交雜作祟下,我們有時甚至變得盲目,而看不清楚自己的問題所在。例如台灣經濟的不振,究竟是過度傾中所致,或是產業轉型太慢,還是我們錯過了面向世界的運轉節奏,仍未見客觀有效的分析。

馬英九告別後,總統府仍將由台大法律系出身的蔡英文進駐。希望她能汲取馬扁十六年的教訓,勿再辜負人民期待。

馬英九﹒陳水扁﹒台大﹒國民黨﹒選舉

分享分享留言列印
A-A+
聯合/她如何說 你如何聽
相關新聞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And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