露營削山頭 政府看見嗎
2017-10-01 04:10聯合報 張國偉/社會工作(台中市)
新竹縣尖石鄉許多山頭禿了,圖為梅花段山坡地六月被濫墾慘況。 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新竹縣尖石鄉許多山頭禿了,圖為梅花段山坡地六月被濫墾慘況。 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新竹縣尖石、五峰鄉屢傳大面積違法開發山坡地,甚至有露營業者將整個山頭削成梯田,轉為露營地牟利。整則報導配合被削成禿頭的山巒圖片,怵目驚心,讓人十分憂慮我們的生態環境。
筆者自小在大肚山的山村長大,五十幾戶的人家,挨著兩條主要的野溪山坡上建土埆農舍,有一戶離野溪最近的農家,約僅隔五公尺而已,大肚山的紅土層遇雨即溶,水土保持如果沒有做好,挨著野溪旁的牛車路、農舍就十分危險。

在日據時代,製糖會社在大肚山大量開發甘蔗田,為了蔗園的安全,他們沿著野溪的山坡造林,最靠野溪的是整排刺竹林,刺竹林背後的護坡則是相思樹林,在雨季或颱風,大肚山所有野溪的洪水都匯入舊台中市區的主要溪流筏子溪,筏子溪畔有一條運蔗的小火車路,日本人就沿著鐵路造林,綠帶綿延數十公里,這些刺竹林、相思樹林一直保留到民國六十年後的各項開發案,才逐漸消失。

民國四十八年的八七水災,這些綠帶發揮了極大的功效,大肚山受災極微,連近在野溪旁的農戶也沒有受災,而沒有樹林保護的筏子溪東岸則是重災區。

古云:天作孽,猶可違;自作孽,不可活。好好的山林不加以保護,已對不起大自然了,如今還把它剔光頭,在自然災害如此頻繁的台灣,政府若再不作為,只有祈求上蒼保佑了。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And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