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合/國民黨的大明王朝與南明王朝之鑑
2017-10-01 03:40聯合報 聯合報社論



國民黨中常委選舉今天舉行投票。圖為國民黨中央委員選舉,開票前整理選票。 本報資料...
國民黨中常委選舉今天舉行投票。圖為國民黨中央委員選舉,開票前整理選票。 本報資料照
今天中國國民黨舉行中常委選舉,形式上完成新一屆黨核心的民主確立過程。中常委選舉結束,國民黨權力遞嬗的「黨內選舉五部曲」,待明年地方黨部主委直選後,也將告一段落。這段期間,國民黨狠遭政治追殺,中華民國也在紅綠夾擠下面臨旦夕之危,但國民黨仍在短短不到一年間頻密進行五次選舉,雖號稱是黨內民主的展現,實際上卻讓人對於國民黨能否再起打上一個大問號。
自前主席洪秀柱規劃「只見妥協,不見理想」的「人人有獎式」黨代表選舉,到六強相爭,廝殺得頭破血流的黨主席選舉,再到前後任主席近乎分贓式提名,又不知選得所謂何來的中央委員選舉,接著號稱國民黨權力核心、各種換票鎖票傳言更勝以往的中常委選舉,幾乎沒有一項不讓外界搖頭。至於尚未舉行的縣市黨部主委直選,更已爭議四起。

從正面看,失去政權後,還有這麼多人願意角逐黨內職務,似乎反映國民黨人才庫依舊源源不斷供輸政治菁英,黨內人士也未對國民黨的未來絕望。但這樣的樂觀解讀,並不能掩蓋這些選舉過程中凸顯的國民黨未來發展盲點。

在制度上,儘管有這麼多的黨內選舉,但都不能否認國民黨實際上是「黨主席制」。黨內最高決策機制的全國黨代表大會,實際上只是一場大拜拜;而平時的黨核心中常會,經過多任主席的有意識弱化,也早成了「各言爾志」的國是論壇而已。

在此情況下,除了黨主席,其餘位子不過聊備一格。因此黨內一軍或實力派未必願意出馬,造成黨內選舉「內熱外冷」的極端現象。黨代表、中央委員姑且不論,連中常委參選者也多半是政壇上名不見經傳的二軍、三軍人物,根本無法通過真正的選舉考驗。

而這樣的人將在各地成為國民黨的「代言人」,於是滋生了第二個問題:這些黨內選舉,並不是用來參與國民黨的決策,而是政治人物間利益交換的工具。加上中央委員、中常委特殊的「限制連記法」投票制度,更讓檯面下的交易暢行無阻。黨內選舉,不再是選賢與能,而是黨同伐異,各立山頭。

國民黨在這些選舉結果揭曉後,常宣稱有多少年輕人勝選,以示世代交替有成。但揆諸國民黨歷史,出身黨內選舉的政治菁英幾乎絕無僅有;換句話說,不管多少年輕人在這些選舉中出線,也不過是他們背後山頭的勝利,與「年輕人出頭」或「世代交替」關連不大。

或許站在國民黨立場,維持這些選舉仍有好處。首先是在野且遭黨產清算後,國民黨已無多少吸引力,這些職位至少是「名器」;其次,透過這些選舉「以戰養戰」,也可為黨培養選舉人才。最後,在選票交換、利益分配的過程中,黨高層可以加強對黨機器的掌控。

但這些優點都是一體的兩面。黨職當名器,若素質參差不齊,對國民黨減分大於加分;以戰養戰,同時也是擴大黨內裂痕,對正式選舉未必有利。至於選票交換與利益分配,更屬政治權謀,分配到的想要回本,分配不到的難免怨懟。這些,都將成為國民黨的隱憂。

國民黨中央委員連勝文曾用「大明王朝」形容國民黨,不幸一語成讖,國民黨失掉政權。觀諸歷史,其實大明王朝在北京失陷、崇禎自縊後,曾一度中興有望。但那些孤臣孽子們,竟還為擁立哪個王而爭執不休;南明各個小朝廷裡,各派人馬也互相傾軋較勁。最後不是被各個擊破,就是自相殘殺,終於國破人亡。

國民黨整年忙著黨內選舉,面對政治追殺無力反抗,面對國政沉淪無能監督;選民對民進黨的失望,也無法轉換成對國民黨的希望。中常委產生,黨核心確立後,若無法從完備黨內體制,以及吸納更多菁英納入決策體系來思考改革方向,從大明王朝走向南明王朝,就是國民黨的鏡子。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And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