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合/蔡英文說「十年不漲」,恐失之天真
2015-10-01 01:39:26 聯合報 聯合報社論
明天起降電價,這是國內電價在一年內兩度調降。電價走低,加上秋意漸濃,今年民眾對電價議題的態度已漸冷淡,不若前幾年談油電雙漲時的敏感與強烈。也因此,蔡英文日前提出能源政見,說「沒有預期在將來十年的單位電價有大幅上漲的可能」,一席話也沒激起什麼漣漪。

作為大選民調領先者,蔡英文對洪秀柱的政見挑戰常常裝作視而不見,這一方面是民進黨的選戰策略,不為洪秀柱製造拉抬人氣的機會;另一方面則是洪營對蔡英文的政見質疑往往缺乏殺傷力,讓她可以輕鬆迴避。但這種看似一面倒的狀況,在能源議題上卻是個例外。

蔡英文的能源政策,不僅論述基礎顯得草率,設定的目標也過度理想化。一開始,蔡英文先誇示國內「綠能產業」躍升的可能性,卻未指出可能的發展步驟;她說,在節能、儲能、創能的過程中,「或許電價會向上調漲」,但整體電價還是會在產業可接受的範圍。這項談話,隨即遭到洪秀柱陣營的質疑,批評蔡英文是在為調漲電價「試水溫」;蔡英文於是改口,稱預期十年內台灣電價「沒有大幅上漲可能」。

「十年內電價沒有大幅上漲的可能」一語,不僅暴露出蔡英文對國際能源變數的缺乏警覺,也反映她對台灣電價的盲目樂觀。以這樣的心態談長期能源供應,其實相當危險。

今年電價兩度調降,關鍵因素是國際燃煤與天然氣價格大幅下滑,使占我國發電量七十六%的火力發電成本大幅減輕,電價因而有下調空間。台灣九成以上能源仰賴進口,國際燃料價格下跌,國內電價可以跟進調降;但如果國際燃料價格走升,國內電價勢必也要跟著調漲。換言之,國內電價漲跌操之在我者少,取決於國際能源形勢者多。

蔡英文稱,國內電價十年內沒有大漲的可能,是建立在國際燃料價格十年不變的基礎上;然而,就連國際頂尖的金融機構也無法精準預測長達十年的國際燃料價格走勢,蔡英文憑什麼一味樂觀?近些年,國際能源價格波動甚大,上漲的勢頭往往多過下跌;蔡英文若認為國際能源價格能維持十年的低檔,這是她個人的天真,但要當作台灣能源價格持平的基礎,恐怕失之輕浮。

蔡英文的能源政策及電價預估之所以受到質疑,主要是她和民進黨在「台灣非核家園」實踐路徑上的「兩個模糊」;這兩個模糊不釐清,台灣電價乃至整體能源供應的疑慮不可能消除。

第一個模糊是,蔡英文從未說清楚,廢核的主要替代選項,究竟是「火力」還是「綠能」?民進黨去年公布的新能源政策,是以「提升能源供應效率」為其新能源政策主軸,僅提台電部分電廠機組已嫌老舊,發電效率不彰,應加速機組之更新,以達到降低排碳量與減輕環境汙染之目標。但民進黨從未說清楚,推動廢核後,不足的電力要如何補充。若要加速汰舊換新機組,其提前除役或更新的費用,勢必要國家埋單;那麼,就算不漲電價,也要加稅吧?

第二個模糊是,蔡英文主張,台灣的「綠能發電」到二○二五年要占總發電比率的廿%,其速度甚至比起步更早的日本所設定的目標還高。問題是,蔡英文的能源政策,除了標示目標,卻沒有指出任何可行或替代的路徑;她也沒告訴國人,台灣起步晚、又投入少,卻要如何做到比日本「後發先至」?

簡言之,蔡英文認為台灣十年內電價不會上漲,主要是建立在幾個虛設或錯誤的依據上。預期國際燃料價格十年內不會大漲,這是盲目的樂觀;誇稱綠能發展速度足以彌補核能除役的空缺,這是畫餅充飢;說降低供電備用容量率可以減少台電的投資費用,這是缺乏風險控管的觀念,也是「以毒攻毒」的冒進作法。此外,一方面倡議調低備用容量率以降低台電投資費用,另一方面又奢談加速發電機組的更新;兩者之間,也暴露出行動與思維飄忽的矛盾。

台灣是能源自給率偏低的國家,能源政策必須作最壞的打算與做最大的準備;但從蔡英文輕鬆、樂觀的態度看,彷彿我國是能源大國,一切都可以依照自己的主觀意願愛怎麼做就怎麼做。選舉上蔡英文有樂觀的本錢,但台灣追求發展有天真的條件嗎?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And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