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宋本「楚狂人」 意在言外
分享分享留言列印
A-A+
2016-10-10 00:02聯合報 薛慧綺/教(台東市)


親民黨主席宋楚瑜將代表蔡英文總統出席APEC經濟領袖會議,記者會上借用清朝彭玉麟於太平天國動亂時所寫的一副對聯,強調對聯所述與現今台灣面臨的處境相同,說明自己如湖南前輩彭玉麟一般憂國憂時,願效一己之力。宋主席能在國事艱困之時,拋開黨派成見,不顧眾人責難,發揮政治外交長才,實是難得。

然宋主席引用的對聯,除表明心跡外,似別有用意?

彭玉麟寫道:「我本楚狂人,五嶽尋仙不辭遠;地猶鄹氏邑,萬方多難此登臨。」對聯中文句,彭玉麟並非原創者。「我本楚狂人,五嶽尋仙不辭遠」實為李白〈廬山遙寄盧侍御虛舟〉一詩的化用,李白寫道:「我本楚狂人,鳳歌笑孔丘」、「五岳尋仙不辭遠,一生好入名山遊」。此時李白已離開官場,對無法在朝中大鳴大放感到無奈,雖自稱狂人,並欲尋仙,實是自嘲天真。

不過,「尋仙」不是重點,「狂人」才有意思!「狂人」典故,來自《論語》。《論語.微子》提到一楚狂接輿,經過孔子身邊並高歌:「鳳兮鳳兮,何德之衰!往者不可諫,來者猶可追。已而,已而,今之從政者殆而。」從這段文字可看到幾個訊息:其一,孔子被楚狂接輿視為生不逢時的倒楣之人;其二,現在的執政者是很危險的,應盡快遠離。

至於「地猶鄹氏邑,萬方多難此登臨」,「鄹氏邑」自然是呼應上聯的「狂人」一事,「萬方多難此登臨」,來自杜甫〈登樓〉一詩。杜甫此時已是唐代宗時期,安史之亂結束,又有吐蕃之亂。詩中提及:「北極朝廷終不改,西山寇盜莫相侵。可憐後主還祠廟,日幕聊為梁父吟。」杜甫是愛國詩人,始終相信朝廷宏大威嚴,不容侵犯,卻同時擔心唐代宗昏庸如後主劉禪,親佞遠賢,該如何是好呢?自己是否要學習諸葛亮的作為呢?

綜上所述,從宋主席引用的對聯,可明確瞭解其自比孔子般知其不可為而為之,展現愛國愛民族的偉大節操,故絕不可能認為自己倒楣。不過在這背後,是否也暗喻國家的疲弱困頓,執政者的庸愚,政府官員的奸佞呢?宋主席實在別有深意呀!

蔡英文﹒宋楚瑜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And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