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合/閣揆拒赴國會,蔡英文也力挺嗎?
2015-08-24 01:27:23 聯合報 聯合報社論
蔡英文力挺賴清德拒赴台南市議會備詢,外界有兩種解讀:一是蔡英文故意藉此凸顯賴清德的偏執,以削弱黨內要求她挑選賴清德搭檔競選的聲音;二是蔡英文自覺大選形勢看好,認為自己無論做什麼選民都沒有二話,因而有恃無恐。這兩種解讀,相當程度其實是並存的。

蔡英文和賴清德理念素不契合,這在民進黨內並不是祕密;然而,基於人氣組合及吸票作用之計算,這次大選「蔡賴配」的呼聲從未停過,而蔡英文則始終不置可否,其原因在此。在李全教因賄選遭調查之初,賴清德宣布拒赴議會,看來是靈活的政治運用;但兩百多天過去,賴清德還不知見好就收,再加上登革熱的大爆發、預算案之迫在眉睫,形勢即逐漸暴露他偏執、霸道的底蘊。這種對民主體制與代議政治毫無尊重的態度,就算在地方掌權能如魚得水,一旦出任中央政府要職,恐怕難以理性執政或和他人合作共事。蔡英文敬而遠之,不難想像,這也是第一種陰謀論解讀之由來。

然而,比較讓人憂心的,卻是第二種解讀。賴清德遭彈劾後拉不下臉重回議會,卻反而擴大戰線,要求民進黨中常會共同為他背書,由立院黨團發動修改《地方制度法》;此舉,無異將黨中央一起捲入他的「反民主」戰爭。照理說,民進黨此時該做的,是力勸賴清德重回議會,面對民主代議制度;不料,黨中央卻甘願跳到其船上和他隨波逐流,同意發動《地制法》的修法。此一發展,似顯示蔡英文已不將民主、法理、社會觀瞻放在心上。如果尚未執政都如此驕橫,那麼,接下來如果蔡英文順利取得執政權,台灣的民主將被扭曲成什麼模樣,則讓人難以想像。

我們必須先請蔡英文答覆以下的問題:如果縣市首長可以拒赴議會備詢,那麼,閣揆是否也可以不赴國會作施政報告,內閣部長可以維護尊嚴為由拒絕接受立委質詢,而不必受到譴責?如果賴清德拒赴台南市議會備詢是正當的,那麼,如果柯文哲也拒進台北市議會、朱立倫拒赴新北市議會,民進黨也都覺得無所謂,可以一視同仁嗎?

對於上述問題,作為在野黨主席的蔡英文,和作為下屆總統可能當選人的蔡英文,必然有不同的考慮重點與不同的答覆。問題是,要從在野走向執政,蔡英文能容許自己在民主法則上有多大的雙重標準?或者她自信對於其間的論述模糊及理念矛盾皆可反覆裕如,而無畏外界的檢視。當然,更重要的是,選民要不要接受她的雙重標準?

老實說,賴清德個人拒赴議會,只是暴露一個民粹首長的傲慢偏執,這是台南選民自作自受。真正令人難以忍受的,則是民進黨這種是非不分、力挺硬拗的態度,目前只是從在野邁向執政的最後一哩,即表現出如此不在乎民意、不在乎原則的驕橫姿態;一旦取得政權,它將是什麼樣的嘴臉?

回顧民進黨創黨初期,之所以能爭取到許多民眾支持,主要在對民主理念的堅持,包括鼓吹權力的制衡、權力的分散、憲政及代議體制的建立。而如今,卻為了賴清德的個人顏面問題,舉黨棄民主制衡如敝屣,視議會政治如無物,將法令制度當成為自己量身打造的陪襯物。當民進黨把政治「技術化」到唯黨是用,把民主「褊狹化」成個人風格,把民意「工具化」到隨手取棄;也無怪乎,隨著蔡英文的聲勢日漲,台灣的民主憧憬卻日益下墜,讓人不忍卒睹。

日前,民進黨中常會通過力促修改《地制法》之議,該案是由賴清德與陳菊共同提出,其實也是極不恰當之舉。陳菊和賴清德都是地方行政官,也是《地制法》的監督對象;若在過去,這樣的修法提議,不論由誰發想,至少應由民進黨立院黨團的立委提案,才符合角色的正當性,而不致造成為自己「量身修法」之印象。然而,無論是怒火攻心的賴清德,或以為鴻鵠將至的蔡英文,就連這點君子原則都棄而不顧了。

目前,民進黨上上下下津津樂道的只有一句咒語:「完全執政」。但別忘記,那是民進黨的奪權目標,卻不是台灣社會的救贖所繫。從賴清德拒赴議會到蔡英文的力挺,都散發著蠻橫的硝煙,那麼,「完全執政」恐將意味著民主的完全倒退!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And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