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人找錢 別讓長照變芭樂票
分享分享留言列印
A-A+
2016-08-24 04:46 聯合報 楊志良/退休教授(台北市)


八月十五日,發生了一起七十七歲老妻,十四刀剁殺七十八歲老伴的慘劇。照顧者殺害受照顧者的悲劇,這不是第一起,二○一○年八十四歲王姓老翁因不堪照顧負荷,殺害了相依為命的八十歲失智妻子,再打電話自首;又有孝子勒死老母投案,其姊趕到派出所時,因知道弟弟照顧老母的辛勞,無一句責備,僅抱著弟弟痛哭說「弟弟辛苦了」,令人鼻酸。

其他照顧者殺害被照顧者如兄殺弟、媳殺婆、夫將妻投入水塘再自殺等等,相似案件不知凡幾。可見的未來也必然會不斷再發生,因為目前的長照體系,連有多少照顧者瀕臨崩潰、求助無門都無法掌握,更何況提供適切的長期照顧?

政府目前提出的長照2.0,主張在地老化、活躍老化;以社區為中心,提供小規模多功能服務,包括居家服務、復健、護理、交通、輔具、機構、喘息、送餐等等,洋洋灑灑共十七項,各界引領期盼。

然而,錢雖不是萬能,沒有錢卻萬萬不能。長照2.0每年需要三百億,相較原來設計的長照保險一千二百億(只占GDP不到○.六%,而OECD國家是一.二%)已相差甚遠,何況政府預計以指定稅收(遺產稅、不動產交易稅、營業稅)三百億元支應,但遺產稅、不動產交易稅十分不穩定;營業稅修法已是個問題,而且是窮人稅,因為基層民眾日常支出占所得大部分,而愈富有者,支出占所得比率就愈低。林全院長說,提高營業稅是讓富人付的多,這是指絕對金額,卻不提稅金占所得的比率,是故意誤導。

沒錢,自然雇不到人。目前因長照服務者待遇低下,沒有尊嚴,民眾只好依賴廿萬以上外籍照護工,但因語言風俗不同,總是外人,故易有虐老案件和雇傭之間的糾紛。況且大陸、東南亞各國近年經濟成長快速,愈來愈不願輸出看護工;加上看護工多為青壯年婦女,讓她們離家棄兒來台工作,也不人道。長照2.0若無法解決,人力問題就會成為長照2.0的另一個罩門(志工可輔助,卻不能主導)。

長照必有支出,支出並非不好,某些人的支出必成另外人的收入,也是促進經濟發展,只要增加的支出用在刀口上,而非大量納入財團口袋,就是好的支出,不妨以增加稅捐方式支應。吸菸增加癌症等健康風險,故加收菸品健康捐,目前每包廿元,九月會期擬增加至四十元,將有六百億。而酒後開車增加不少傷亡導致需長期照護,若先從烈酒(蒸餾酒,廿度以上)加收每公升五十元或以上,充做長照費用,也不算牽強。此種財源可減少酒駕又可充實長照財源,利大於弊。

人力問題的解決方法,則可要求每人一生至少貢獻一年給社會,男性當兵或服社會役,每名女性一生也應投入社會服務一年,在經過一定期間的培訓後,從事長照及協助年輕家庭照顧幼兒。如此有錢、有人,長照或可不成為芭樂票。

長照﹒老化﹒遺產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And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