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合筆記/歷史斷裂下的歐吉桑
2015-08-24 01:27:27 聯合報 謝邦振
李登輝一開口,氣翻一堆人。好好檢視他,就不會冒火生煙了。

李登輝曾跟司馬遼太郎說,在二十二歲之前是日本人,「直到二十二歲以前我所接受的教育,到現在都還在這裡」。司馬遼太郎則感覺到,「李登輝先生的確是很接近理想型的日本人」。

從最近的表現看,九十多歲後的他,又回身岩里政男。這中間的七十年,隱藏了岩里政男,以李登輝登場。

李登輝是一個集權力、破壞欲於一身的人,又能把工具論發揮到極致。他瞞過蔣經國,入黨入閣,當上台北市長、省主席、副總統,都安分守己,蔣經國過世後,他自稱是蔣經國學校學生,讓各方放心,取得大位。多年後,李登輝說,他不確定蔣是要他接班。尊蔣不過做為掌權的工具,引蔣的話「我也是台灣人、蔣家人不會有人繼任總統」,以為遂行其本土化與台灣化的張本。

他告訴邱永漢,國民黨太大太有力,要好好利用,「如果沒有借重國民黨的力量來推動改革,那麼什麼也做不了」,尤其進行修憲與民主化。民主化的初階成果,是把政權移轉給了民進黨。二○○○年,國民黨的工具作用結束後,他說:「國民黨這個龐大的政治體,對我來說已不再是必要的了。」中華民國被他台灣化、國民黨被他本土化後,所有的破壞力開始爆發,以迄於今。

當過十二年總統,政治利比多釋放得差不多的李登輝,黃昏夕照之下,還是愧對岩里政男。救贖的方式,自虐與自殘,以挽回尊嚴,這就是為什麼他不斷重複台灣人的悲哀,最近更大喊釣魚台屬於日本。

其實,開口閉口武士道的岩里政男,戰敗沒有殉國,變身以李登輝之姿活躍中華民國的學術、政治舞台;七十年後,再說出「日本祖國論」,以精神上的切腹,告別了李登輝,走入岩里政男的譫妄境界。李登輝所謂慰安婦已處理完,台灣沒有抗戰,馬總統最近一連串動作(紀念抗戰)是在騷擾日本討好中共…,都是這種病癥發作。

李登輝歷史記憶的部分回神到岩里政男,卻正值舉世紀念二戰結束七十周年,譴責發動戰爭的殘酷,台灣內部則有歷史課綱之爭,某些論調與李登輝若合符節。不過,史觀再多元、再開放,終以史實為本,而人權、公平正義、弱勢關懷、種族平等等普世價值,更具有絕不可妥協的一致標準,舉世不容納粹即其一例。日本侵略的凶殘、徵用慰安婦違反人道,日本都囁嚅難言,李登輝卻侃侃而辯,祖國戀一至於此,病態極了。

還好,柯文哲、蔡英文都只說「理解但不要過分強調」、「包容個人歷史經驗」,沒有跟著帶領集體自殘。

歷史不完全是線性直向發展,台灣尤其如此,最特殊的斷裂在日本殖民時代的皇民化政策,以及國民黨來台之後的中國化政策,偏偏這兩個斷裂,對立得最嚴重,毫無接榫,李登輝處於這兩個斷裂處,且扮演過角色,承擔過責任,一身的衝突矛盾,只要言行外顯,立刻招致物議與批判。

李登輝畢竟不像三合院大埕內,綁著頭巾,兩杯下肚,口唱日本軍歌嘴喊BANZAI的歐吉桑,發洩完就算了;李登輝刻意凸顯歷史斷裂處個人執拗與偏見,是皇民化硬要優越壓過中國化。其結果,激起中國化瞧皇民化的一邊更不順眼。

對李,不要只是罵,台灣的確面臨這個大問題,如果能柔性開放課綱,李登輝、岩里政男帶出來的這兩個歷史斷裂議題,應可以讓學子們好好論辨思索。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And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