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挽救荒蕪的進士第?
分享留言列印
A-A+
2017-08-24 03:18聯合報 林松青/資深新聞工作者(新竹市)


新竹市古蹟進士第、吉利第的現況。 圖/林松青提供
新竹市古蹟進士第、吉利第的現況。 圖/林松青提供
從新竹市城隍廟沿北門街步行十餘分鐘,可看見一處荒蕪古厝,這是部定國家二級古蹟—十九世紀開台進士鄭用錫的家族住宅。市區竟有此荒蕪大宅(旁邊的市級古蹟吉利第、春官第更殘破),源於政府從民國七十四年公告古蹟保護迄今,只禁止更新,卻無力維修整建,又無策略說服鄭家後人共同規復古宅榮光,延宕卅年,實在無能。
暑假很多人遊歐賞景,看城堡、教堂、莊園。這些建築幾乎都歷經多次戰爭的破壞,卻因社會共識加政府之力,從殘牆破瓦中復原。有的貴族繼承人因無力護產,或轉售給金主,或捐給政府,傳承人文故事,反而蛻變成遊客焦點。

譬如德國德勒斯登市在二戰時遭英美地毯式轟炸,有馬丁路德像立於前的聖母教堂遭毀。當地女導遊手持舊照片說,戰後只剩一面洞穿的牆基,還有一圖可看見牛羊在殘址前低頭覓食。兩德合併後,一改東德「破封建、輕貴族」思維,重建教堂;三成用轟炸後殘存的舊磚,七成新製仿古建材,投入數億歐元,努力十五年終於重啟教堂。

西德遊客問東德導遊:「花那麼多錢值得嗎?還有很多孩子要培養啊。」女導遊回答,小時候她也疑問,為什麼不多建公寓?「但是你看現在聖母堂旁的幾處廣場,馬車蹢躂、騎三輪車的男女導遊、步行賞景的各國遊客、希爾頓飯店、Ibis旅館加商店街、易北河上的遊船,創造了多少就業機會啊!」所以古城區復建還在繼續施工中。

又譬如西德魯爾區也被炸得很慘,但默爾斯小城的女伯爵城堡仍重建起來,內置博物館,追述小城從牧場演化至今的過程。Kamp大修道院,建於十二世紀初,歷經多次戰禍破壞,也一直有人捐錢整修;如今是政府資產,用公帑維護。其他像柏林市布蘭登堡門,被蘇聯紅軍轟毀,上頭的四駕馬車像,是仿古製品,照樣吸引遊客觀賞。

借鑑歐陸,反觀台灣,鄭家大宅門、北郭園,已遭日據時代藉「都市規正」打擊台籍世家大族的破壞,民國光復至今豈能不珍惜所餘?

方法有三:一、決策後持續執行,不要因換黨執政、領導更迭,就轉途他向。二、找錢,德勒斯登向國際募款,轟炸過德勒斯登的英國人,包括英國女王也捐過錢。三、方法要靈活,北門鄭家土地市值高,總要設想公私兩顧的辦法。譬如荷蘭阿姆斯特丹中央車站,立面是古建築,後進已更新為現代月台。

新竹科學園區有發達的半導體工業,自詡台灣矽谷,市區卻落個荒蕪的進士第,比起德國矽谷德勒斯登,新竹政府應該加油。

導遊﹒教堂﹒古蹟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And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