廢除外語畢業門檻應該 抹黑不應該
2018-01-15 23:39聯合報 黃淑真/政大外文中心前主任、喬治城大學訪問學者(美
政大5日舉行校務會議討論「英文畢業門檻」一事,正式通過廢除英文畢業門檻。 圖/...
政大5日舉行校務會議討論「英文畢業門檻」一事,正式通過廢除英文畢業門檻。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政大外語畢業門檻制度已經校務會議廢除,近幾年激烈的爭辯應可告一段落了。

其實,七年半前初接政大外文中心主任時,我是贊同廢除的。但近幾年觀察到強烈主張廢除者的聳動論述、貼標籤的行為,引導學生進行激烈的抗爭,實在不是健康的教育。

有人批評外語畢業門檻是學校的怠惰、教育外包。外語檢定已是成熟產業,國內外測驗均是少數幾家檢測機構獨占或寡占的型態,有幾個原因。

首先,外語檢定具有高度專業,要有研究統計等專業人員維持測驗的信效度,測驗流程不容出錯,試題不可重複且需要層層把關以維持鑑別度及機密性,這些都需要專業團隊。

再者,外語檢定的概念與企業標準化作業尋求外部認證類似,希望透過公正第三人,以審慎的程序,認證某些作業流程或品質已達到一定的國際標準,方有公信力,因此往往不是徵才機構或學校自辦。

就如申請國外大學入學許可,若要證明英文能力,就須提出托福或雅思考試成績單,許多國外大學規模很大、年年招生,但並不自辦語言測驗,而是交給專業測驗機構。

公正的外語檢定基本上與各校教學獨立分開,獨立測驗可協助師生檢驗成果,將標準化外部測驗貼上教育外包標籤,是對外語檢定的本質不了解。

國內大學外語教育不似中小學有共同課綱,外語教師在教學上有很大的發揮空間,許多老師著重在提升學習興趣與溝通能力,不須也不應為某項考試而教學。若說因為有畢業門檻在應該教學生應考的內容,否則就是不教而誅,實在是不了解外語教學且有失公允。

開課讓考不到標準的學生上,達到修課要求後,取得畢業資格。批評者稱此為「放水,開後門,玩假的」。但站在教育者立場,學生畢業茲事體大,勉予補強是開課單位能盡力的方式,難道放棄學生、不予畢業是更負責任的做法嗎?

有批評者指控學校辦理校園考圖利特定廠商。其實不同測驗有不同定位,費用也有落差,校方避免任何強制特定的要求,學生可自由選擇。辦理校園考初衷是服務學生,願與各測驗機構合作,但有的合作一次後不願繼續,有的因最低人數要求過高不易辦成,結果只剩下一家配合度高、費用較低的機構,這不是要圖利特定廠商。但因這項指控,校園考已在兩年前停辦了(雖然許多學生希望這項費用有折扣又可在校內應考的服務能繼續)。

學生參與校務表達意見是學校非常寶貴的資產,期待未來校園的改革可以多些理性,不必以破壞及抹黑為手段.我們在外語教育上會繼續努力。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And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