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鳥目
分享留言列印
A-A+
2017-06-11 01:33聯合報 聯合報黑白集


「看見台灣」導演齊柏林今天在花蓮執行「看見台灣Ⅱ」空拍作業時墜機身亡,導演魏德聖...
「看見台灣」導演齊柏林今天在花蓮執行「看見台灣Ⅱ」空拍作業時墜機身亡,導演魏德聖的電影公司「果子電影」臉書小編也發文「我還不相信這是真的」。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齊柏林的紀錄片《看見台灣》,從來不是一部關於台灣美麗風光的浪漫電影,而更多是關於這個島嶼土地與傷痕的故事,那些人們在地面看不見的瘡痍和破壞。齊柏林以飛行的方式,藉由鳥目的視野,讓人們重新審視自己島嶼和家園的面目。
誰料,就在齊柏林宣布《看見台灣Ⅱ》開拍計畫後兩天,傳出他在花蓮山區勘景時墜機身亡的消息,令人震驚與哀慟。《看見台灣Ⅱ》原本有一個更大的視野,齊柏林的鏡頭將不僅對準台灣,還將擴大到中國大陸、日本、馬來西亞、澳洲等國,更計畫潛入海洋,探索這些西太平洋黑潮帶上國家在環境生態上的交互影響。遺憾的是,齊柏林壯志未遂身先死。

作為片名,《看見台灣》是一個含蓄的標題,不明言看見美麗或醜陋,而含蓄正是齊柏林的性格。作為一名公務員,他負責國道新建工程的拍攝,卻從空中看見台灣山河的哀愁。你以為《看見台灣》是要呈現台灣的山川美景,齊柏林卻暗置了令人怵目驚心的變色山海。當一些環保運動者批評他的鏡頭太過隱晦,批判力不足,齊柏林卻認為讓畫面說話就好,他寧可留待觀眾反思。

不採取尖銳的控訴,也許正是《看見台灣》一片成功的主因。齊柏林留給觀眾充裕的思考空間,他也贏得了廣大尊重。

飛行的齊柏林也許寂寞,但在地上他並不孤獨。問題是,齊柏林撐起了一個政府部門沒做的事,在他走後,這將留待誰來完成?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And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